他從睡夢中清醒。


甚至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喊出了那個名字,回神時他已坐起身,瞪著漆黑的房間喘氣,冷汗浸濕了背心。抹了把臉,他推開棉被,走進浴室。

 鏡中的臉孔已隱隱透出幾分風霜,和夢中的模樣大不相同——那已回不去的少年歲月。這張臉在夢裡的表情是笑著的,那是他們仍相信自己天下無敵的時光,他和另外三名好友打鬧、嬉戲、說著一些現在看來無足輕重的小事,路上看到的女孩、便利商店新口味的飲料.......喔,還有那隻雞。

當然還有其他的,那些和拳頭與傷口有關的部分如今幾乎都變得模糊,只剩下快樂的情緒是鮮明的。而在夢中見到最清晰的那張臉,在他記憶中最後的表情卻是直視自己雙眼的決絕。

他偶爾還是會想,那個人現在在哪裡,是否還在當初選擇的道路上走著,身旁有沒有人和他一道同行......如果有一天兩人再見面,他要對曾經、不,是一直以來的好友說些什麼?

設定好的鬧鐘響起,他從回憶中回神,甩甩頭,完成每日梳洗後回到房內,換上加油站的制服。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就說:「有跟你相遇真是太好了。」吧。 


-FIN-


一直想寫寫小鳥跟我妻涼

评论
热度(2)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