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著粗礪的牆面,我妻涼以謹慎的幅度跨出步伐,附近傳來的吵雜聲顯示距離巷弄出口並不遠,他停下腳步,頭上的新傷似乎已停止流血,但左上臂那道刀傷仍熱辣的刺痛,以及其他的傷口極需處理。
摸索口袋中小巧的機械,打算在最後一點光源消失之前傳訊息給Tom跟Jerry,長期依賴簡訊的交流令他憑指尖也能流暢的輸入文字。拇指熟悉的在按鍵上操作,然而在簡訊完成之前動作即被打斷。
「欸,我妻先生?」年輕男子的嗓音在背後響起,我妻涼立即拔出大衣內袋的武器,將槍口朝向聲音來源,拔槍的動作使得手機掉落,摔在地上發出撞擊聲。
等待著對方再度開口,但平時多話的人卻沉默不語,這令我妻涼感到些許煩躁,此刻他需要對方的話語以獲得更多資訊。
「……我妻先生,難道說……」
帶點遲疑的聲音再次出現,卻比剛才更加接近。下意識將槍口轉向,似乎因此差點打中對方,英二哇了一聲,從腳步聲判斷是往後跳了一些,然後再度小心翼翼的詢問:「難道說……現在、眼睛看不見?」
「……」沒有做出回應,我妻涼只是放下手中的武器,以此代替默認。
「哇……真的假的。」情報販子的聲音忽遠忽近,似乎是繞著我妻涼轉了幾圈,確認他是否真的失去了視力。臉上些微感受到風壓,令我妻涼浮現出對方試探性的在自己面前揮舞手掌的畫面。
眼下這個人隨時可以取走他的性命,不過英二並沒有這麼做,只是深深嘆了一口氣,明顯感到麻煩時的那種。
腳步聲、衣物摩擦聲,接著手臂便被抓住,我妻涼立刻緊繃起來,對方隨即出聲緩解他的戒備:「不會做出對我妻先生不利的事的,請跟我來吧。」
順著英二的引導移動腳步,由周遭聲響判斷,前進的方向並非主要幹道,而是在巷弄間穿梭,沒過多久英二就說了一句:「到了。」接著便是推開門的聲音,進入室內後他們停在門口附近,我妻涼聽見對方提高音量:「醫生—有事情要麻煩你—」

——頭部遭受強烈撞擊後所引起的暫時性失明。這是醫生在檢查及處理完我妻涼的傷口後,得出的結果。
大概兩到三個小時左右就會慢慢恢復,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問題。嗓音聽起來已有些年紀的醫生這樣告知,縫合完左手臂的傷口後,囑咐他安靜待在椅子上休息。
醫生離開後,室內便剩下一片寂靜。帶他來此的人似乎也不在房內,我妻涼稍稍放鬆身體,靠上椅背,仍側耳注意著房內的聲響。

靜,只有空調的輕微運轉聲,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他眨眨眼,視野仍是一片黑,思索著還要花多久時間才能恢復,腳邊突然碰到物體。起初我妻涼只認為是無意碰到凳子之類的傢俱,但那件物體卻移動著蹭過他的小腿,腿上傳來的些許溫熱表示是活物。他試探性的朝腳邊伸出手,指尖觸摸到毛絨絨的身軀。
掌下突然一空,一份帶著熱度的重量落在我妻涼的膝頭,可以感受到小小的腳掌在他的腿上來回踩踏了幾回,然後終於找到滿意的位置似的,轉個圈窩了下來。有些遲疑的伸手撫上柔軟的軀體,掌心傳來平緩的規律起伏,連帶他的呼吸也一同平靜下來。手指沿身體線條描繪出小巧的頭部,撫摸下巴時能感覺到喉嚨咕嚕咕嚕的滾動著。
輕微的門把轉動聲傳來,情報販子的聲音跟著進入房內:「我進來啦,狀況有好點嗎……欸?那傢伙竟然跳到那種地方,膽子還真大吶!」似乎是在自己身旁的椅子坐了下來,英二的聲音聽起來較在巷子內時輕鬆許多,恢復了平日工作時一貫的多話。
「很漂亮的貓吧?啊,忘了我妻先生現在看不到吶。這傢伙好像是之前醫生撿到的,聽說奄奄一息的躺在車子旁邊,差點小命就沒了吶!」
我妻涼感覺到對方的手伸過來摸了摸自己膝上的小動物,又想起什麼似的補上一句:「對了,醫生說這傢伙先天聲帶發育不全,所以沒辦法發出聲音……這點大概跟我妻先生還滿像的喔?」
警告的瞪向聲音來處,情報販子卻渾然不絕似的,自顧自的逗弄貓咪。

空調持續運轉著,室內又恢復了安靜。
即使沒有其他的事情可做,英二還是留在房內,偶爾開口搭話幾句。更多時候我妻涼聽見的是紙張翻動的聲音,對方或許是在看書、或是那本他視為性命的筆記本——不論如何,至少現在他並無從得知。

以他們的身份而言,現在的狀況可說是毫無防備,但奇妙的並不感覺身處在危機中。我妻涼垂下眼眸,輕輕搔著貓咪的耳後,眼前已隱約透出一點微光,看來視力的復原比預料中的還快。
隨著時間過去,視野清晰的部分也越來越多,恢復約八成時,他已能看清躺在腿上貓咪的模樣。一身雪白柔軟的長毛,慵懶地瞇起眼睛打呼嚕。他的視線朝旁移動,落在身邊的情報販子身上。
英二手上拿的果然是那本曾看過數次的小本子,閱讀著的側臉看起來心情極佳,臉上帶著在收取報酬時會出現的愉快微笑。察覺到這方的動靜,英二轉過頭:「怎麼,視力恢復了嗎?」
「……」我妻涼點頭回應,英二起身伸了個懶腰:「是嗎,那我去叫醫生來,啊、對了,這個還你。」一件物事被塞進我妻涼手中,是他的手機。
「順手幫你撿起來了,不用太感謝我。啊,放心啦,沒有偷看裡面,畢竟我妻先生有設密碼嘛——」刻意輕浮的拉長了尾音,情報販子的身影消失在房門後。

檢查過後,醫生表示可以回去了。我妻涼將手機收入口袋,貓咪走到腳邊親暱的磨蹭,我妻涼低頭和牠對上視線,翠綠的雙眼看著他,開口無聲的喵了一聲。
我妻涼收回視線,舉步便要離開。
「好歹也跟人家說聲再見嘛,真是不解風情的人吶!對—吧—」彎下身將貓抱起,英二故意在他身後調侃道。
開門的動作頓了一頓,我妻涼終究沒有回頭,逕自打開門,回到漆黑的街道中。

-Fin-

總覺得久違了ww

评论
热度(14)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