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被鬧鐘吵醒的總是他,睡意仍濃的睜開眼,掙扎著起身按掉響個不停的鈴聲,再反手搖醒身旁也稍微有動靜的人:「喂……起床了,你要上課吧。」
被他這麼一晃後清醒大半的人咕噥幾聲,才推開被子,拖著腳步走進浴室。
他坐在棉被堆裡發呆了一下,也下床跟進去。正在刷牙的人連個眼神都沒瞟過來,只唔了一聲,往右跨半步。
自然的遞補上空出來的位置,他伸手拿過自己的杯子,兩個男人就這麼面對同一面鏡刷牙、漱口。
他的毛髮本來就不多,有時反正不出門也就偷懶略過整理,另外一個人可就無法了,此時正對著鏡仔仔細細刮去一夜睡眠中新生的短髭。

即使用毛巾洗過臉仍無法完全驅趕睡意,他先一步出了浴室,客廳桌上有房東太太準備的早餐,一人份。
走進熟悉的廚房倒了杯牛奶,他踱回沙發坐下,看已經換上外出裝束的人坐下吃飯。
貓咪輕巧的跳上身邊空位,伸手輕輕撫摸毛絨絨的身軀,他低頭啜飲牛奶,放鬆的氛圍幾乎令人又要睡去,但他仍維持著一份清醒,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應對方的話語。

男人沒有花太多時間便解決了早餐,將碗盤放入水槽內,穿上大衣。他跟著站起身,拿著杯子在玄關看人穿鞋。
「我出門了。」那人回頭,對他這樣說,又低下身揉揉跟到腳邊的貓咪:「我去上課囉,小桃。」
貓咪撒嬌的回應了一聲,他則是打了個呵欠:「路上小心。」揮手將人送出門。
回到屋內,把空杯子放入水槽,順道漱了個口,才慢慢晃回臥室,躺回棉被,再度進入睡眠。

-FIN-

评论(2)
热度(45)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