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跟那個人幾乎不曾以自行車以外的方式前往某處,不論是社團活動或是私底下的行程——雖說他們兩人單獨出遊的次數也是少之又少,只有偶爾在全社集訓的時候,他們才會坐上出租的遊覽車朝向目的地而去,就像現在一樣。

此刻他坐在靠走道的座位,側過頭盯著坐在靠窗那頭的人看,對方似乎完全沒有查覺到自己的視線般,只是支著下巴,自顧自的看著窗外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是不是在想著千葉的那個學長呢?腦中不禁浮現出這樣的想法,但他並沒有出聲轉移對方注意力的打算,只是安靜的注視著那人看著窗外的側臉,直到抵達目的地。

平日的多話截然不同,太過安靜且疏離,無法像往常一樣輕易的得知想法......即使是下一秒就會離開,自己也不知道。

他想,他大概是不太喜歡對方看著窗外的那個神情。

回程時他先一步坐上了靠窗的那個位子,再回頭笑嘻嘻的招呼對方坐到自己身邊。

你是小學生啊。那人一邊這樣說著,一邊還是在自己身旁的位子坐下,視線卻又透過他望向背後的天空,他微微瞇起眼,探頭到對方面前。

這麼說來,學長來的時候也一直在看天空呢,是在想什麼嗎?

啊啊,其實也沒什麼啦,我只是在想今天的天氣真好,天空也藍的很漂亮......嘛,就跟你的髮色一樣啊。

明明是叫山岳,卻是天空的顏色呢。那人這樣笑著說,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頂。

啊......喔。訥訥的應了聲,他摸摸剛才被揉的地方,覺得臉上有些發熱。


-FIN-

评论
热度(6)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