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非常寒冷的日子。

呼出一口白氣,泉田塔一郎抬頭看向天空,片片雪花飄落至地面,積起了薄薄的白色雪層。將脖子上的圍巾調整到可以蓋住下半臉,撐開手中的傘,用著不快的速度走向校門。
離開學校的時間已有些晚,路上只剩下三三兩兩的學生,他沒有朝宿舍移動,而是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背後有人叫他,泉田回頭看見來人,忍不住提高聲音喊出對方的名字。

新開學長!
你不回宿舍嗎?新開隼人走到泉田身側,笑笑的問道。

相較於自己只是在校服外多加了大衣及圍巾手套的保暖措施,眼前自己所傾慕的學長裝備顯然更加齊全,圍巾手套自是不用說,頭上還戴著保暖的毛帽,更甚連耳罩都出動了,大衣底下的衣物看來也比平常厚實許多——他早從其他學長口中耳聞這人怕冷的程度不比一般,今天也算是見識到了。

就像是兔子到了冬天會換上冬毛一樣,這人大概也有一樣的生理機制吧。雖然覺得這樣的聯想是否太過可愛,不過放在新開身上似乎意外的合適。
想著又覺得對學長過於不敬,泉田拉回思緒回應對方的問題,他是打算趁著今天下雪沒有社團活動的空檔,到校外的超市採買一些用品。

那真剛好,我也要去買一些零食,不如一起走吧?
橘髮的少年如此提議,而他欣然答應。

兩人撐傘並肩而行,在道路上踩出長長的兩排腳印,這種下雪的日子所有人都待在室內,連車子都久久才見經過一輛,大部分時候,就好像整座城市只剩下他們一般。不知是否受到寂靜的氣氛影響,兩人都甚少開口,只是默默的踩著薄雪前進。

雪稍微變大了些。
他們在路口停下等待紅綠燈,泉田抬頭從傘下望向白茫茫的天空,忍不住低喃。
真冷啊......
是啊。新開如此回應,又將毛帽往下拉了一點,傘因此歪到一邊,讓幾片雪花落在肩頭,泉田伸手幫忙拍去,對方笑著道謝,重新將傘拿正。
泉田目光落在新開的側臉,對方正盯著前方的路面不知道在思考什麼,順著視線看去,道路和人行道的邊界有些模糊,部分被白色的雪所覆蓋。

雖然很冷,不過這樣的雪景就像畫一樣吧。
他這樣說道,對方卻搖頭。
我啊,不太喜歡下雪呢。

綠燈亮了,他們越過馬路往前。
泉田沒有接話,新開繼續說下去。
像這樣的天氣啊,平時總是有很多人的道路,就會變得一個人都沒有,所有的東西都覆蓋上一層雪花,事物與事物之間的交界變得模糊不清。
雪再積厚一點的話,整個世界都會變成白色的,就算想要發出一點聲音,也好像被雪吸走一樣,很快就不見了。
那樣,總覺得很寂寞啊。

哈哈,說了些奇怪的話呢,抱歉。新開隼人笑著道歉,他連忙擺手說沒有這回事,想要說點什麼卻一時找不到話語,對話因此中斷。

相對無語的走了一小段,他張口打破沉默。
那個、雖然我明白學長的意思,但我覺得......
在心中組織著言語,泉田塔一郎思考著要怎麼說明自己的想法。
下雪的時候,因為很容易滑倒,走在路上會更注意自己的步伐、會比平常在意肌肉的動作。而且因為周遭比平常安靜的關係,會更清楚聽到自己的呼吸,安迪跟法蘭克的聲音也、比平常還要容易聽到。
因為世界變安靜了,所以平常不會聽到的聲音反而會特別明顯,怎麼說呢,就像是會發現之前沒注意到的東西吧......我是這樣想的。

啊,這樣好像有些像是在說教,非常抱歉!泉田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話語似乎有些教訓的意味,連忙慌張的想道歉。
不......我想你說的有道理。身為學長的人低下頭看著腳尖,勾起一個微笑。
大概有很多事,是要在這種時刻才會看得清楚的,像是道路與人行道的交界,平時不會在意,但是一但都被雪覆蓋了,反而會更加意識到它的存在......身邊的人也是如此吧。
有些平時沒注意到的東西,也是在這種時候才會發現呢?
新開對上他的視線,笑意愈深。

我們今天難得像這樣一起走路、互相討論彼此的想法,也是托了這場雪的福啊,不是嗎?
是......是的!
他提高聲音答道,聲音中的雀躍之情幾乎無法隱藏。
超市就在前面了,我們走吧。
新開指著前方不遠處的店家,率先朝前走去。
好的,學長。
泉田如此回應,跟上對方的腳步。

-FIN-


下雪的那幾天想到的故事

评论
热度(4)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