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傢伙,真是噁心啊……


又怎麼了嗎?對於這突然的發言他只是微微側過頭,笑笑的問。早已習慣對方惡毒的言語,也明白這是那人隱藏真正想法的方式。


跟不坦率這種說法比起來,不如說,正倚在門邊瞇起眼用嫌棄表情盯著自己的高大青年,在他的眼中反而透出幾分撒嬌的可愛意味。


你啊,對我的什麼事都往好的方面想,到底是怎樣的腦組成啊?對我的信賴嗎?那種多餘的東西,早點丟掉比較好吧,對所有事抱著正向思考什麼的,真是天真到讓人噁心的不行。


連珠炮似的吐出一大串充滿敵意的話語,對方撇開頭,視線投向別的地方。


正向思考嗎……或許是那樣的吧,哈哈。他卻笑了起來,也再度接收到青年像是看著某種無法理解的生物的眼神——而這在他們之間的相處中頻繁出現。


人都會想要去相信自己視為重要的人吧,因為認為對方不會加害於自己,所以才把內心的想法託付……雖然也有可能被背叛,但我知道你在比賽以外的地方不會做出那種事情的。


他走到對方身前,抬頭直視青年:你會嗎?


……誰—知—道—呢?你這個……噁心的學長。對方沉默幾秒,咧開了嘴伸出長長的舌頭,如同爬蟲動物一般詭異的歪頭看著自己。


這句話對他來說就是一種肯定句。愉快的露出微笑,他拍拍對方的手。


試著去相信別人吧,那是一種很美好的經驗呢……這裡,會有種很溫暖的感覺。


輕輕碰了對方心口的部位,明顯的感覺到青年身體的僵硬,這個人,果然不是很喜歡跟別人肢體接觸呢。


拒絕去相信,也不願意讓人相信,眼前這個人一直都是這樣過來的……只是最近或許有些改變了吧。


會特地跟我說這種話,也是你的一種溫柔吧。


……哈啊?才不是吧,你少自以為是了。


好好,不是就不是,要一起去吃個東西嗎?


……你這個人果然,非常噁心。


-FIN


评论
热度(16)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