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之後,騎士隊長對於龍的......姑且可稱之為追求的行動便開始了,韓文清每天都會來到葉修的住所,騎士團長會在草地上進行每日例行的體術練習,巨龍就坐在自己最習慣的位子曬太陽,偶爾跟對方聊上幾句。


他們之間的相處最多也就這樣。


葉修隨口問過韓文清,每天都來不會耽誤到公務嗎,韓文清說他都會在早上把必要的公務處理完畢,剩下比較不緊急的就由他的副官代為處理。


「各方面都不漏下啊,老韓你也真是夠一板一眼的......」巨龍晃了晃巨大的頭顱,感慨著人類明明生命是如此短暫,卻還是有些人會為了工作如此努力。


葉修叫他老韓,雖然實際年齡的差距是牠老了人家好幾百歲,但牠覺得順口就這樣麼叫著了,韓文清倒也不太在意。結束了最後一個動作,他走回一旁的岩石拿起自己帶來的毛巾擦汗,並喝了幾口皮袋中的水。


他抬眼看了看葉修,對方正在用尾巴尖朝空中射出魔法煙火來打發時間,由龍的魔法所炸開的火花即使是在白天也清晰可見,絢爛的色彩吸引了韓文清的目光,就這樣盯著看了好一會兒,直到身旁的龍又開口。


「啊不過老韓啊,你們騎士團不是有那啥,每天下午固定的練習嗎?之前去接沐橙的時候曾看到過的。」葉修想起之前去接應溜出城堡的公主時,曾從空中瞧到過在廣闊的中庭集體操練的騎士們,其中領頭的身站姿筆挺,氣勢凜然,還讓他多看了幾眼。


現在想來,那個大約就是眼前站著的這個男人吧。


韓文清坦然道:「我跟我的隊員們說,我現在有個正在追求的對象,想多花些時間跟他相處。」


葉修尾巴尖的火焰射歪了,打到一旁的樹梢上,樹枝立刻燃燒起來,牠連忙又噴出冰魔法將其熄滅,然後回頭瞪著韓文清,想說些什麼,但也什麼都說不出來。


「他們叫我一定要每天都來多陪陪你,隊上的事情不用我操心......啊,還讓我對你好一點。」被瞪的人依舊是那副認真的表情及語氣,還多補充了兩句。


「......這樣啊。」巨龍最終也只能回了這麼一句。


即使活了如此長到幾乎失去時間感的歲月,葉修還是搞不太懂人類在想些什麼,過去也曾碰過對牠的人類外型表現出好感的人,但大多都是女性,而且在知道牠的真實種族之後便消滅了戀情的火花——有些人甚至流露出了明顯的恐懼,但葉修並不在意,恐懼是來自於對未知事物的情緒,而一般人類對於牠們種族的認知一向是不多的。


當然,也是有對牠的龍族外觀表現出高度興趣的人類,但那種情緒與其說是愛戀,不如說是更接近一種對神靈的崇拜,是有著強大距離感的情感。


像韓文清這樣單純是受到名為「葉修」的個體所吸引的人,他還真是第一次遇到。


蘇沐橙也問過他們的騎士團長這個問題:「說起來,韓隊長是怎麼會被葉修吸引的呢?」


再次溜出城堡的王國公主坐在岩壁邊上,兩條腿輕巧的晃呀晃的,自從上次瞧見兩人那衝擊性的一吻之後,她便對這一人一龍的發展十分有興趣。


他倆初次相遇的經過她也聽韓文清說了,雖然是會令正值青春的少女讚嘆浪漫到不行的相遇,當事者兩名卻對此沒什麼特別的感受。


韓文清只認為那是一次很普通的初見面,但也因為那樣讓他認識了葉修,所以他對此還是覺得不錯的;葉修則是因為一杯水果酒就喝茫了根本忘記了那天的事兒,只記得的確有遇到過這麼一個人而已。


對於這兩個人的不浪漫程度,蘇沐橙還是有點不太滿意的,逮著機會就要問一些諸如此類的問題,試圖探聽出更多兩人的想法來。


正在練習揮劍的男人停下了動作,露出思考的神情。


「大概是......葉修的眼睛吧。」


「眼睛?」


「嗯,眼睛。」


說完這句不明所以的話,騎士團長便繼續進行未完的揮劍練習。


蘇沐橙沒再追問,只是撐著下巴看著韓文清的練習,又轉頭看看正在一旁的岩石上睡午覺的葉修。


這些日子雖然多加入了一個韓文清,但是她待在這座山上時的感覺並沒有太多的改變——大約是因為這個男人也從未想去改變什麼,他只是因為想見葉修,所以就來了,不曾過多干涉他們原先的相處。


這大概就是葉修不反對韓文清來這兒的原因吧,這個男人的心思沒有那些彎彎繞繞,相處起來的確是挺舒服的。


邊想著,蘇沐橙打了個哈欠,秋日午後的陽光沒什麼強烈的熱度,暖洋洋的讓人昏昏欲睡,她揉揉眼睛,隨意的在附近找了塊高度適合的石頭,靠在上頭,跟著一旁的巨龍一塊進入夢鄉。


韓文清停下了動作,看著王國的公主和外表兇猛的龍族一塊睡著的畫面,嘴角勾起一個幾不可見的弧度。


他安靜的將東西收拾好,從隨身帶來的皮包內拿出部分未檢閱完的公文,靠坐在岩壁下看起來。


他們在這座山上的時光大多都是這樣渡過,沒什麼值得一提的波折,一切都是如此平淡自然。

-TBC

评论(6)
热度(18)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