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注視著那個人,對方便會立刻回過頭來與他對上視線,露出屬於山神的招牌笑容,並大聲地揮手喊著自己的名字。

東堂盡八對於他人的視線很敏銳這點,卷島裕介從他們相識之初便察覺到了。

像是有心靈感應一般,不論是自己,道路旁的觀眾、雜誌週刊的記者、對方社團的後輩、或是尖叫的女粉絲們,只要有人對箱根的山神投以一般以上的注意力,他必定會察覺到,並對此得意洋洋。

但是只有對卷島,東堂才會立刻回應他的視線——就像現在一樣。

東堂正在遊樂園的小賣車前買飲料,卷島坐在一旁的長椅上等他。
回覆完未讀訊息,他收起手機,視線落在東堂背後。

一秒、兩秒、三秒……他在心中默數,才剛數完三,對方就察覺到什麼似的回頭,眼神與他對個正著。

就像以往每一次一樣,東堂揚起嘴角,朝他揮揮手。
卷島也扯開嘴角回應——雖然笑容一向不是他所擅長的。

他喜歡東堂的眼神,好像他所有的情感都在裡頭,毫無保留。

「你每次都一定會看我呢。」拿著飲料一起在遊樂園中閒逛,卷島突然沒頭沒尾的說了一句。
東堂卻也知道他在指什麼的接下去:「那是因為小卷是很重要的人啊,如果想要把心情傳達出去,就要看著對方的眼睛,對自己喜歡的人更是如此吧。」
「喔——」綠色長髮的青年拉長了語尾,而後又勾起嘴角。

「可是,你昨天晚上沒有看我啊,盡八。」
「啊?昨天……小卷!」
「就算是那種時候,也要讓我知道你的心情才行啊。」

卷島裕介心情愉快的牽起自家男朋友的手,向前走去。

-FIN-

#鋪了看起來很文藝的梗結果小卷還是很不行

评论
热度(11)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