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就跑去打聽我的事了?」剛剛的場面有些混亂,總之葉修還是先送趕時間的蘇沐橙回城堡,再回來這裡面對著眼前的騎士——雖然他其實有點不想回來。巨龍用著很人類的姿勢前臂環胸,居高臨下的看著韓文清。


「嗯。」韓文清坐在突起的石堆上,方才被丟到一旁的頭盔已經撿回來拎在手上,騎士好像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什麼不對之處,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繼續說:「我問過了我們隊內的人,但大家都只知道有龍的存在,更詳細的情報就不是很清楚了。」


最後是他的副隊長給了他詢問的方向:「王國的占巫是城內學識最豐富的人,不如去找他問問?」做事總是一板一眼的副隊長推推眼鏡,一本正經的建議。於是韓文清便前往自己一向很少涉足的北方天文塔,那是整個城內最高的一座塔,平常用於觀測星象,也是王國御用占巫的起居處。


「韓隊長想要問有關龍的情報?」年輕的占巫很意外的看著他,韓文清面前的男人是剛上任不久的新任,前一任的占巫是個總穿著破爛的長袍,成天豪邁的抽著菸斗吹噓自己年輕時事蹟,看起來跟「學識淵博」這四個字完全扯不上邊的粗野男人,但實力的確是無庸置疑的,韓文清偶爾會跟前任一起喝個酒,也稱的上是熟悉,聽說對方退休後就周遊列國去了,現在也不知道人在哪裡逍遙。


而現在這個名叫喻文州的男人便是前任最得意的學生,韓文清對他不甚了解,只從各方傳言聽說他對誰都帶著微笑,沒人看過他發脾氣,是個性格溫和的人。喻文州扶著下巴思考著:「龍這種生物,傳說中是所有魔法的起源,牠們與生俱來就懂得操作那些最艱深的咒文,甚至說他們本身就是魔法的存在也不為過。」邊說著,他有些好奇的問著韓文清:「韓隊長為什麼會突然想問龍的事情呢?」


面對這個問題,韓文清思考了幾秒,然後將那天晚上的經歷娓娓道來:「......因為這樣,所以我想找到那個人。」不在乎自己的故事聽起來多荒誕,韓文清只是認真的看著喻文州,他原本以為對方會認為自己是喝醉了才看到幻覺,沒想到年輕的占巫只是露出了複雜的神色,那表情看起來是知道些什麼。


猶豫了一下,喻文州才開口:「......我想,我應該知道韓隊長要找的那個人是誰。」還沒等韓文清開口,他就打斷對方接著說下去:「但是韓隊長可以跟我保證,不會做出任何對那個人不利的行為嗎......這是我的老師交付給我的約定。」


喻文州看向騎士隊隊長,眼中的神色是無比的認真:「只要是老師交代給我的,我無論如何都會做到,就算是韓隊長我也不會客氣。」


感覺到對方的堅決,韓文清點點頭,做出了保證。


接著喻文州看了看牆上的掛鐘:「現在時間正好,請到這邊來一下。」便領著韓文清到房間右側一塊布簾後落坐,並交代他等會不要隨意的出聲。韓文清順從的坐在椅子上,這個角落大半都被雜物及布簾遮住,從縫隙中可窺見外頭,但外頭的人應該是看不到他的。


沒坐多久,韓文清就聽到房門被敲響的聲音,然後是喻文州溫和的嗓音回答:「請進。」接著房門被打開,走進來的竟然是他意想不到的人。


「今天也要麻煩你了,喻老師。」穿著輕便服飾的蘇沐橙走了進來,向喻文州點頭行禮,年輕的占巫只是笑著擺手:「沒有的事,總是悶在城堡裡也不太好,出去透透氣也不錯。」他指了指天文塔的陽台,也是韓文清躲藏位置的正前方:「牠應該快到了,公主就先過去等牠吧?」


「好的。」蘇沐橙回他一個笑容,快步走到陽台上,原先韓文清還戒備著自己會不會被發現,但王國的公主在經過他面前時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好似全心全意的只在乎著喻文州口中即將到來的那個牠。


王國的公主特地跑來這裡跟人私會嗎?韓文清不是愛說三道四的性子,只是眼下這種狀況實在很難不讓人聯想到那兒去......但約在陽台上?難道對方還是從塔下爬上來不成,別說笑了,這可是整座城內最高的天文塔啊。


答案很快就出現了,不是從下面,是上面。


巨大的振翅聲出現時韓文清幾乎可以聽到自己血液沸騰的聲音,他強忍著立刻掀開布簾衝出去的衝動,只是站起身,小心的掀開一角往外看去。


是那個人。巨大的身影出現在陽台外的第一刻,韓文清幾乎立刻就可以肯定這頭龍就是自己要找的對象,雖然在酒館那晚因為夜色昏暗而無法看清楚,但唯獨那雙眼,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上,無法抹去。


蘇沐橙在喻文州的幫助下爬出陽台,在巨龍的爪子中穩穩的坐好,然後開心的朝喻文州揮揮手,一人一龍便在晴朗的天空中遠去。


布簾被拉開,喻文州笑笑的看著韓文清:「我知道他們的目的地,要去嗎?」


「好。」


聽完韓文清是如何找到自己的說明,已經活了很久的巨龍用一種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眼神看著對方,好不容易才冒出一句:「你這人,還真有病。」


王國騎士隊隊長只是不置可否的聳肩,沒有否認。


-Tbc


评论
热度(4)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