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韓文清來到了那間名為星座的酒館,平日身為王國騎士隊隊長的他總是被諸多事務所纏身,便趁著難得的休假來小酌兩杯放鬆一下。


漫不經心的聽著兩個酒保一邊替客人調酒一邊吵吵鬧鬧的拌嘴,韓文清感覺到有人拉開了他身旁的椅子,他抬頭,看到一個陌生的年輕男人在自己左邊坐了下來,一頭黑髮隨意的散亂著,掛著抹懶洋洋的笑。


男人跟酒保要了杯柳橙汁,這奇怪的要求讓韓文清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得到酒保說他們沒賣柳橙汁的答案後,男人思考了下,然後跟酒保說那麻煩給我來杯水果酒吧,調淡一點。


韓文清覺得這人身上有種奇妙的氣息,但也沒到會讓他特別投以注意的地步,他繼續喝著自己的酒,聽台上女歌手唱著一首描述一名騎士去尋找魔女的故事的歌,魔女問騎士想要權力或是財富?但他全都拒絕了,只要求一睹魔女面紗下的真面目。


沙啞的嗓音訴說著騎士專情的追尋著只在許多年前有過一面之緣的魔女,歌曲的最後,以魔女終於答應了騎士的願望作為結束。酒館內響起零零散散的掌聲。


「魔女一定是個大美人吧,遮著臉也看得出來的那種。」身旁突然有人跟自己搭話,韓文清轉頭一看,是剛剛那個陌生的男人,他搖晃著剛剛酒保送上來的那杯水果酒,臉上不曉得是燈光還是酒精的關係有些許紅暈,沒等韓文清回話,男人又自顧自的繼續說道:「正是因為忘不了那一眼的記憶,才會尋尋覓覓這麼多年啊,在有限的人生內用盡全力去追尋、去愛,這就是人類有趣的地方呢。」


對方看起來有幾分醉了,又喝了一口酒,燈光折射出的光影在臉上閃動,他轉頭看向韓文清:「那麼,在這樣美好的夜晚,你為什麼獨自一人坐在這裡呢?」


嘴角勾起一個笑,他揶揄的朝韓文清眨眨眼:「來到這兒就該找點樂子啊,看你是想約人,還是......想被約?」男人充滿笑意的眼對上他的,彷彿能望進靈魂的深處。韓文清覺得自己被那雙眼蠱惑,他緩緩的開口:「如果我說,我想約你呢?」


「想約我?那可不容易啊!」男人有些意外,玩味的瞇起眼睛:「必須得是不會被我的真面目嚇倒,甚至敢為我送上一個吻的人才行啊。」


聽見對方說出這種如同開玩笑一般的話,韓文清不置可否的哼了聲:「真面目?再怎麼還不就那樣,眼是眼,嘴是嘴,能嚇人到哪去?」


「唉!話可不能這麼說。」男人不太在意他冷淡的反應,反而故作神秘的湊了過來,帶著水果酒甜香的氣息噴灑在韓文清耳邊:「跟你說個秘密,其實我啊,是一頭龍啊。」


「龍?」


「是真的。」男人愉快的笑起來,像個小孩子一樣,他把眼前剩下的水果酒一口喝乾,站起身,朝韓文清揮揮手:「跟你聊天很開心,下次有機會再一起喝酒啊!」說著就步履有些不穩的走出了酒館大門,韓文清看著他搖搖晃晃的背影,思考了一下,還是跟了出去。


走出大門後他左右看了看,沒在大道上發現那個身影,視線一轉,卻是看到對方慢慢的走進酒館後那個小樹林的背影,韓文清皺起了眉,以為對方醉到分不清方向,快步跟上想著先把人抓回來問清楚家的方向再說,進了樹林沒幾步,他就在不遠的小空地看到了那個男人,正想出聲叫住對方,卻被眼前的景象給震的一時沒了聲音。


站在空地中央的男人雙手環胸,微彎下身,背後巨大的黑影伸展開來,那是一對巨大的龍翼,隨著翅膀張開,男人的身形也有了變化,原先修長的身軀暴漲並快速拔高,在短短幾秒之內,韓文清眼前的男人,就成了通常只出現在傳說中的巨龍。在黑夜中只看的清巨大身影輪廓的巨龍張開翅膀,龍首仰起,韓文清看見了那雙眸子,其中閃動的神采跟剛才的男人一模一樣。


牠用力一拍翅膀,帶起一陣強風,巨大卻不笨重的身軀便騰空而起,巨龍飛過樹林,很快便消失在夜空中,只留下沉思著看著巨龍離去方向的韓文清。


『跟你說個秘密,其實我啊,是一頭龍啊。』剛剛男人的話語在腦中響起。


原來他真的沒有說謊。韓文清默默的想,但是他更惦記的,是對方說的另一句話。


『想約我?那可不容易啊!』

『必須得是不會被我的真面目嚇倒,甚至敢為我送上一個吻的人才行啊。』


於是,韓文清心中下了個決定。


-Tbc


评论
热度(5)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