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所廚小卷注意
*只是個吐槽役的金城大大


卷島裕介這個人就如同他外表所表現出來給人的感覺一樣——挑食的要命。


中午總是隨便用小賣部的麵包或是三明治配飲料果腹,以一個運動選手來說過於不均衡的飲食經常被同年的朋友們念叨,或是強制把人拖到學校的自助食堂,替他打上一大盤飯菜。


卷島苦著臉撥弄盤中的食物:「嘖,這個我不想吃,小田所交給你了。」說著順手把紅蘿蔔叉起來,舉到桌子對面的人前面。


「喔喔。」身材高大的少年沒什麼意見,把他遞過來的食物一口就吃掉了。鼓脹的雙頰咀嚼著食物的形象,實在很難不讓人聯想到某些動物在冬天來臨前拼命儲存脂肪把自己養胖的模樣,卷島忍不住又餵食了對方一口:「還有這個。」

「唔。」

「這個也是。」


「……卷島,你太偏食了。田所也是,不要太慣著他。」坐在兩人旁邊的金城終於看不下去,出聲制止——雖然他強烈懷疑卷島只是對於餵食田所這件事樂此不疲罷了。


「是是是。」被念的綠髮少年只好專心面對起面前的飯菜來,但他才吃了幾口,就發現今天的菜色裡有蝦子——卷島對這東西過敏,雖然不到很嚴重的地步,但是還是會起疹子,渾身發癢。


剛剛才被念叨讓他有些猶豫要不要把食物挑出來,還是硬著頭皮吃下去,正在思考的當下,一雙筷子伸到跟前,夾走了那隻蝦子。


「田所,我就說你太寵卷島了……」

「不是啊金城,卷島這傢伙不能吃這個啦。」


對於好友略帶責難的語氣,田所辯解道,他用詢問的目光看對面的人:「啊你吃這個不是會過敏?」


「啊……嗯。」卷島只是愣愣的看他,田所轉頭朝金城露出得意的笑:「你看,我就說吧,啊我要再去盛一碗飯。」

「喔喔。」


兩人目送高大的身影離開座位。



「……金城,真想娶小田所回家啊。」

「試著去問他願不願意每天幫你做味噌湯怎麼樣?」

「……聽起來好像不錯。」

「……不,我開玩笑的,卷島,住手」


-FIN-

评论
热度(11)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