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頭沒尾

是個還沒有出現在檯面上過只存在於我跟阿直腦洞中的設定wwww

是福荒(肯定)

翼獸與天狗,石獅與狼,鬼與修行者——«箱根山神妖軼話»

偷阿直的卷頭語(才不是



獅子有些困擾的看著背過身不理自己的日本狼,牠試圖用鼻頭和前掌去推推對方,沒有反應,討好似的伸出舌頭舔了舔狼的後頸毛,只得到一聲可有可無的噴氣。


無奈的收回前腳,抬頭看看天色,也到了自己該回去的時候了,牠慢慢的踱步回到臺座上,又回頭看了狼一眼:「晚安。」


狼只是動了動耳朵,依舊不理牠。


獅子只能默默的在臺座上端正姿勢,重新化為石像。一直到牠完全沒有動靜之後,日本狼才回頭,慢吞吞的走到石像面前,和那張即使不在石化狀態也依舊嚴肅的臉對視了一會,最後還是忍不住一掌拍上對方鼻頭——對於這頭獅子的作息已經太清楚的牠明白這樣並不會使對方像初次見面一樣被驚醒,只是一種發洩情緒的動作罷了。


「......什麼獅子啊,你不說誰會知道,還是神的坐騎?搞什麼啊,那不就更了不起了嗎,這個鐵面大笨蛋!」一邊碎碎念邊又拍了對方硬梆梆的臉好幾下,然後日本狼的爪子停在獅子的臉上,安靜下來。


「反正你以後也會回去的吧,也不用對我太好啊笨蛋......」低到幾乎聽不見的自語了一句,狼放下了爪子,踩著不若平常俐落的步伐走到不遠處的大樹下,在漸漸明亮起來的日色中入眠。


日本狼這一覺說不上安穩,醒來時身旁卻有一個熟悉的溫度,牠反射性的抬頭,看到的卻是獅子的臉。


「......」撇過頭去,牠自顧自的起身準備去覓食,對方卻說了一句:「我不會回去的。」


「......你!」日本狼震驚的回頭,對上那雙認真的眼,相較之下巨大許多的身型站了起來走到牠身旁,討好的蹭蹭狼的鼻頭:「我本來就是擅自跑下來的,現在回去也無法像以前一樣了吧,所以我會一直待在這裡的,無關神獸的身分,就是在這裡跟你一起,這樣不好嗎?」


明明應該是比自己更加兇猛的大型動物,垂下眼看著自己的模樣卻讓日本狼想起以前在族群裡的幼狼,一臉無辜的神情簡直一模一樣——這讓牠輕易就心軟了,妥協的回蹭對方的鼻頭。


「......話說,你為什麼知道我講什麼,你不是在睡覺嗎?」


「每到天亮就要化作石像,不破壞這裡的生態是我跟山神立下的約定,但是並不代表我一定會睡著,石化狀態下外界的動靜我還是感受得到的。」


「什......」


「嗯,所以你偷講我壞話我都有聽到。」


「閉嘴啦!」


惱羞成怒的日本狼又巴了獅子的頭一掌。


-FIN-


评论(2)
热度(14)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