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韓葉、喻魏、昊翔


< 這是沒有假可以放的人的故事 >


凌晨02:45,林敬言心不在焉的擦著店內的架子,這附近的小區只剩下便利商店的燈光還亮著,空蕩蕩的店裡也安靜的只剩下機器運轉的聲音。


店內的廣播輕柔的放著音樂,優美的女聲說著預計今晚將來臨的流星雨的消息,林敬言下意識了看了看外頭的夜空,一片漆黑,連顆星子都看不到。


也是呢,在這種光害嚴重的都市平地應該是看不到的吧。沒太在意的人轉身,準備將手中的抹布拿去洗——


『霸圖地~漢子~你在我心上~』豪放的歌聲突兀的響起,林敬言嚇了一跳的抽出手機,暗罵自己又忘記關靜音的同時他看到屏幕上來電顯示著『黃金右手的方大大』。


不自覺勾起一抹笑,他接起了電話:「喂,怎麼了嗎?」愉快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為我們辛苦值夜班的林大大送上來自方銳愛的關懷啊,有感受到我溫暖了你的心嗎?」


「有有有,不過如果是真人來溫暖我就更好了呢。」林敬言被方銳的語氣逗的笑了出來,電話那頭的人嘖嘖兩聲:「那可不行啊,我們今晚可是有正事要做呢!」正想回問是什麼正事,林敬言就聽到方銳有些興奮的語氣急急道:「開始了開始了!機器預備!」


停了一會兒,方銳刻意用著制式化卻又帶點笑意的聲音傳來:「X月X日,2點50分,雙子座流星雨從本館東北方降下,今晚天氣晴朗,視野極佳,請各位遊客抱著美好的心情欣賞。」說完一段,方銳又轉回自己的語氣:「老林你看,這次的流星群數量挺不少的啊!站在我們屋頂就看的很清楚,閃閃發光的星子不斷的劃過去,這景象真是棒呆了!」


「嗯,你說,我在聽。」為了讓通話收訊更好點林敬言走到了店外,他閉上眼睛,在腦中描繪著方銳對他述說的景象,電話那頭的天文館員繼續開心的說:「剛剛那顆特大號的!看到沒有?還帶點尾巴,看到一定整年都可以交好運!老林啊你說我該不該許個願啊?」


「你想許什麼願呢?」


「嗯......我不貪心,就希望下次流星雨來的時候,你可以在我身旁跟我一起看就好了。」方銳嘿嘿了兩聲,林敬言也笑了,輕聲回應:「好,下次一定陪你一起。」


他張開閉著的雙眼,無意撇向依舊一片漆黑的天空,卻意外的看到一抹微光劃過天際,有些驚訝的林敬言,心裡自動冒出了一個願望。


希望,方銳許的每個願望都會實現。




<這是休假的人的故事>


「......修,葉修,起來了。」迷迷糊糊中葉修感到有人拍著自己的臉,他眨了好幾次眼,視野才慢慢清晰起來,面前是韓文清的臉,背後的景色好像是車裡......他睡在車裡做什麼?


韓文清把人拉坐起來,往對方手中塞了一個保溫杯:「喝一點吧,時間快到了。」


葉修慢慢的喝著有些燙口的咖啡,漸漸清醒的同時也想起了他們兩個怎麼會在車上,起因是前幾天他在新聞看到今晚凌晨會有流星雨的消息,向來懶斷骨頭的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突發奇想的拉著剛好休假的韓文清說要去找個地方看流星雨,於是他們就開著車來到了附近的山頭,等流星。


不過他們有點來太早了,自己大概是在等的時候不小心睡著了吧,葉修揉了把臉,走出車外站在韓文清身旁,拿出菸盒敲了根菸出來。韓文清轉過頭看著他的動作,薄唇抿住菸嘴,一手遮在外頭擋風,另一手點燃了打火機,黑暗中閃出的火光照亮了葉修專注的臉,將火靠近菸頭,微吸一口,細小的紅光便燃了起來。


將菸從嘴上拿下,深深呼出一口白煙,又隨即被晚風吹散,兩人就這樣肩抵著肩,一同靠在車門旁,誰都沒說話,只是望著天空。沒有光害的山上可以看到不少星子,葉修盯著那些閃閃發光的小東西,覺得自己又快睡著了,低頭吸了口菸,開始有點後悔起自己才剛交稿卻不在家裡舒舒服服的睡覺,跑來這裡給蚊子叮真是自作虐。


腦中轉著亂七八糟的想法,袖子突然給人扯了一下,韓文清對他指了指天空:「你看。」


順著他手指看去,一開始看到的是跟剛才一樣沒有任何變化的夜空,但很快的,一顆,兩顆,大量的光點由左至右,以驚人的氣勢劃過夜空。之前從沒看過流星雨的葉修也忍不住愣愣的張著嘴,菸差點都沒叼住,徹底被大自然的魄力征服。


突然一顆特別明亮,還帶著尾巴的星子飛過,葉修激動的抓住韓文清想叫他看:「老......」才轉過頭,卻是自己的心臟被狠狠撞了一下,平常看慣了的臉露出像孩子初次見到新事物般的表情,眼中倒映著飛逝的星光,緊握住自己手心的力道讓葉修明白身旁這個人跟自己一樣深受感動。


用力回握韓文清的手,葉修沒再說話了,只靜靜的看著天上的星光。


能跟身旁這個人一起來看真是太好了。


短短幾分鐘的流星雨很快就結束了,兩人還沉浸在剛才的震撼中,好一陣子韓文清才開口:「回家吧。」


「嗯。」葉修回答。


下山的路上,葉修突然開口:「老韓啊......」


「嗯?」


「我肚子餓了。」


「......去吃12街的那攤關東煮?」


「好,我們去吃。」


「嗯。」




<這是工作沒做完的人的故事>


「唉~」不知道第幾度的嘆息聲從筆電後傳來,喻文州停下在稿件上畫記號的紅筆,看了桌子對面的人一眼。魏琛瞪著螢幕上沒有多少進度的稿子,覺得簡直想直接讓主角遇到火山爆發被岩漿直接淹沒掉算了。


但文州那小子才不可能讓他這樣子混過去,煩躁的杷了杷頭髮,魏琛又深深的嘆了口氣,伸直了在矮桌下的雙腿,往後倒在地板上雙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喃喃抱怨了一聲:「老葉那混小子竟然拋棄同伴,丟我一個人在這鳥不生蛋的地方......」


「葉老師這次準時交稿是很好的示範,希望魏老師也可以效仿呢。」喻文州笑了笑,又看了看牆上的掛鐘:「離截稿只剩下2個小時囉,魏老師你的稿子進度如何了?」「......老夫出去抽根菸。」逃避現實的別過臉不看那雙帶笑的眼,魏琛動作迅速的起身閃到外頭陽台。


外頭的晚風十分涼爽,吹散了不少煩悶的感覺。魏琛聽著山中特有的蟲鳴鳥叫,點起了一根菸慢慢的抽著。兩人現在所在的房子是出版社特地租下,專門用來在截稿日前將拖稿拖成慣性的簽約作家們關在屋內趕稿的小別墅,房子本身屋內條件是挺好的,住起來十分舒服,唯一的缺點就是——偏僻,偏僻到不行,偏僻到車子要開將近兩小時的山路,方圓5公里內沒有別的人家,完全是一個適合關禁閉的好所在。


魏琛和他同期的葉修是這別墅的常客了,每到截稿日前夕兩人總是結伴被各自的編輯拖來這兒報到,然後在一邊趕稿一邊互噴垃圾話的情況下,壓著死線交出稿件。


但混蛋老葉這次竟然提早交稿了,聽說他是為了拖他們家那口子去看流星,我呸!這麼文藝的事兒怎麼可能是葉修自己想出來的,八成是腦袋被門夾了才會有這種突發奇想吧。忿忿的吸了口菸,魏琛洩憤似的用力將白煙吐出,少了互相秀下限嘲諷的對象,總覺得稿子寫起來都有點寂寞。百無聊賴的看著白煙飄升而上,成了一條細細的線。


雖然文州那小子也可以陪他聊兩句,但自己真的有時很受不了他看自己的那種眼神......雖然表面上還是跟平常一樣笑笑的,但那雙眼卻更專注,更具有侵略性,盯的魏琛渾身發毛,整個人都不自在起來。


而且當喻文州臉上的笑容消失時,通常都代表有人要倒大楣了—— 想到這裡,魏琛就忍不住頭皮一麻,不能克制的回想起前幾次時他是怎樣對待自己的。無法用文字詳細描述的記憶從腦海中湧出,連魏琛的老臉都不禁有些發熱,就算是在言情小說界以豔情火辣文筆著稱的他,現實中戀人對自己做出這樣那樣的事也不是能淡然處之的。胡亂的抹了把臉,不知道第幾度感慨著自己一把年紀了,卻還是被小年輕吃得死死的啊。


陽台上的魏琛在那兒傷春悲秋,屋裡的喻文州倒是安然的處理完了手中的工作,放下筆望向外頭的那個背影,看著那人咬著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側臉,忍不住又心中一動。真的再怎麼喜歡都嫌不夠啊,就是想把這人整個人緊緊的抓在手中,困在懷裡,就像此刻一樣,只有他們兩人,哪裡都不讓去。


靜靜的站起身來到落地窗前,喻文州把手貼在玻璃上,就在那人背後的位置,他慢慢的收攏手心,修長的手指在玻璃上滑過,最終只能抓到空氣。


曾經他以為他和魏琛的關係會像這樣,就算再怎麼接近,還是隔了一層無法跨越的阻隔,就算再怎麼貼近他的生活,對方終究不會屬於他。看著自己虛握的手,喻文州抿了抿嘴,笑容有些暗了下來。


窗戶突然被打開了,嚇一跳的喻文州抬頭,魏琛就站在自己面前,一臉疑惑的看著他:「文州你小子站在這裡幹嘛,手怎麼了嗎?」說著就抓住他的手,翻來覆去了看了好幾遍:「沒受傷啊,你是稿子改到手痠啦?真拿你沒辦法,老夫來幫你按摩下。」


喻文州愣愣的看著認真的幫自己捏手的人,覺得胸口被不知名的東西充滿了,整個人都輕飄飄的,他露出個燦爛的笑容,用力回握對方的手,將矮自己一個頭的人拉過來緊緊抱住:「魏琛,我真喜歡你。」


被莫名其妙告白的人老臉立刻就紅了,魏琛有些狼狽的甩開對方的懷抱:「你小子胡說八道些什麼呢!我看是校稿校到腦子出毛病了吧!」故作鎮定的轉身背對喻文州,掏出打火機想點根菸,手卻很不鎮定的抖到連個火都點不上,暗暗罵了聲,想冷靜一下的魏琛抬頭看向天空,卻被一閃而逝的某樣事物吸引了注意力,然後更多同樣的東西劃過夜空,魏琛這下也顧不得緊張了,連忙拉著喻文州指著天上:「你看!」


依言望向天空,喻文州也看見了閃閃發亮的小東西一顆顆飛過的美麗景象,雖然也同樣受到震撼,但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別的地方。


生平第一次看到這麼多流星的魏琛激動的不得了,看的人都呆住了,一直到背後一個溫度貼了上來才猛然回神:「我操喻文州你小子幹嘛!」這傢伙抱就算了,還把頭埋在他肩膀上蹭來蹭去弄的人很癢,魏琛拍著他的手想要再次掙脫,卻被緊緊抓住,模糊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我喜歡你。」


「......好了,你剛剛說過了,快放開老夫。」


「我喜歡你,魏琛。」


「就說我聽到了你聽不懂人話啊!」


「我愛你。」


「......操,這種肉麻話你小子說了不臉紅啊。」懷中的人掙扎停下了,喻文州笑咪咪的抬起頭來,親了一口不自在的撇過頭去的人,然後說了一句話:「我剛剛看了魏老師你的進度了。」


魏琛瞬間僵硬,慢慢的轉過頭來,對上喻文州的笑臉,聽那張好看的唇一字一句的吐出宣判他死刑的話語:「既然都趕不上截稿時間了,那就讓它遲到得更徹底一點吧?」


「等等喻文州你這樣沒有職業操守啊身為一個優秀的編輯你應該嗚嗚嗚嗯!!!」


流星雨還未結束,房內的燈光已暗下。剩下的事,就只有星星知道了。





<這是趕報告的人的故事>


煩躁的抓了抓頭髮,孫翔丟開自動筆,將酸澀的眼睛閉上休息,桌上滿是雜亂的課本跟紙張,電腦螢幕上是寫到一個段落的報告。時間逼近期末,各科的報告和考試都快壓的人喘不過氣來,孫翔也不能避免的陷入了每天都被一大堆作業追著跑的生活,現在好不容易解決了一個,孫翔虛脫似的往後攤在電腦椅上,覺得保持了太久一樣的姿勢讓他渾身酸痛。


『咕~』精神一放鬆,肚子跟著叫了起來,他懶洋洋的看了眼電腦系統顯示的時間,AM 2:30的數字在右下閃動著。


只能去便利商店了啊……又在椅子上賴了一會,孫翔才慢吞吞的起身,隨手撈了手機鑰匙錢包就出了租屋處,在冷清的街道上走著,漫不經心的刷著微博,看到今晚有流星雨的消息,孫翔也不感興趣的看過就算,現在的他沒有時間關心那些風花雪月,早點買完吃的,回去繼續跟如山高的作業奮戰比較實際。


便利商店離他住的地方不遠,很快就可以看到遠處的燈光了,孫翔加快腳步往目的地前進,說時遲那時快,毫無預警的,世界就陷入一片黑暗。


「……操!搞什麼!?」被嚇了一跳的孫翔停下了腳步,突然的黑暗讓他什麼都看不到,只剩下手機屏幕是唯一的光源,孫翔左右看了看,發現視線所及的地方全都沒有一點光亮,姑計是場突如其來的大停電。


總之先藉著屏幕的光走到路邊,孫翔思考起了是要在這裡等到電來還是乾脆摸黑走回住處的問題,還沒想出個結論,屏幕就因為待機時間過長而暗了下來,突然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境地,孫翔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正想重新按亮手機,卻發現頭頂上有些微的光芒,他抬起頭,然後就被震住了。


光的雨從天而降,點亮了失去人工光芒的城市。


孫翔呆呆的看了一陣,然後猛然想起什麼事似的又抓起手機,不假思索的撥出一串數字,電話很快被接起,那頭的人才喂了一聲就被孫翔打斷:「唐日天你快看窗外!!」


「啊?現在哪兒都黑的要命你是叫我看個毛!欸二翔你們那有停電……」「那不重要啊你個傻逼!!快點看就是了!!」


莫名其妙被罵的唐昊火大的走到窗旁,碰一聲的打開窗:「欸我開窗了啊孫二你倒是說說有什麼好看……」句末的話語消失在夜風中,唐昊被映入眼中的景色給震住了,他拿著手機呆呆的看著這場光之雨,突然一顆特大號的星子飛過,他才剛張口想喊,另一頭的孫翔就先他一步叫了出來:「我操剛剛那個你看到沒!?還帶尾巴的!太帥啦!!」


唐昊被他像小孩似的語氣逗的噴笑出來,原本想嘲笑對方興奮成這樣是幾歲了啊?但想想自己剛剛也差點叫出來,就覺得好像也沒什麼資格說對方。


這場意外的驚喜來的快去得也快,最後一顆星星落下後,城市又回到了一片黑暗,消失的電力還是沒來,孫翔回過神來,聽到唐昊的聲音在手機中叫了自己了好幾次,這才想起手機還在通話中,放到耳邊應了一聲,對面的人問道:「話說你現在人在哪啊,你家?」


「沒啊,在外頭。」孫翔搔了搔鼻頭:「剛出來買吃的,沒想到停電,現在人在我家附近的便利商店這啊,也不知道要怎麼辦,想說乾脆回去算了。」


「喔,那你在那兒待著別動啊。」唐昊說完就掛了電話,孫翔一臉莫名其妙的瞪著手機,雖然搞不懂對方要幹嘛,他還是乖乖的站在原地,用手機查著停電的消息。過沒多久,遠方一陣引擎的聲音打破夜晚的寧靜,他轉頭向聲音來處,看見摩托車的光源從遠方慢慢逼近,最後停在自己身邊,車上的人丟了頂安全帽給他:「拿去,我剛煮了火鍋,來我家吃。」


孫翔呆呆的接過安全帽,好半天沒反應,一直到唐昊不耐煩的催促才反應過來趕緊上了車,上車後才想到要問:「欸不是全區停電,你還摸黑煮火鍋啊?」


唐昊用看笨蛋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你傻逼啊,用個小瓦斯爐,蠟燭在旁邊照一下,多難的事兒?快點坐好,走了。」


「喔......」孫翔只好閉上嘴乖乖坐好,原本是抓著後面的把手,卻被唐昊硬是拉過來環在自己腰上,還一邊念叨:「抓緊點啊,這一路上都烏漆抹黑的,要是你不小心掉下去摔了腦子,那可真成傻逼啦。」


「......唐日天你是我媽啊。」


「孫二翔你給我閉嘴!」


-END-

评论
热度(2)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