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在這裏不敢走下去 

讓悲傷無法上演

下一頁你親手寫上的離別 

由不得我拒絕


第七賽季,曾經引領嘉世的鬥神宣布退役。


「沒出息。」和嘉世爭搶冠軍多年的霸圖,那位始終一如既往的隊長只說了這麼一句話,然後就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了。


離開了訓練室,韓文清在霸圖的走廊上走著,鼻間突然竄入不知從哪飄來的菸味,他不自覺停下腳步,熟悉感襲來,卻也讓他莫名的煩躁起來。葉秋的神秘向來都只有對那些觀眾,在職業圈內他一向都是沒遮沒掩的,每次打完比賽私底下也會大家一塊出去吃頓飯,那抹總是帶著淡淡嘲弄的微笑,以及叼在嘴上不離口的細煙,都成了這人的代表標誌。


「老韓這次發揮得不錯啊?只不過還是我比較強哈哈!」好幾次,他坐在自己旁邊,沒規矩的用拿煙的那隻手對自己指指點點,毫不留情的嘲笑自己。韓文清一向不在意這種已是既成事實的奚落,依舊自顧自的吃的自己的飯,只有在被吵得煩不過時,才會偶爾頂上幾句。


如此突然的,那些時光再也不會回來了嗎?


看著廊上窗外亮晃晃的陽光,韓文清眉頭緊鎖,說不出心中是什麼情緒。
只是覺得,很不痛快。



這條路我們走得太匆忙 

擁抱著並不真實的慾望

來不及等不及回頭欣賞 

木蘭香遮不住傷



七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日子也是風一般的就過去了,當初在榮耀裡和一葉之秋相遇,韓文清也沒想過能夠成立所謂的職業圈,並走到這地步。


這些年他們一群有著同樣執著的瘋子在這個圈子內爭的頭破血流,為的就是那份榮耀,唯一一座的冠軍獎杯。而其中最常被人提出來比較的,就是他們兩人,說不清的緣分讓他們從以前就經常狹路相逢,為了同一個目標殺個你死我活。


現在想想,好像總是對方贏的多,自己贏的少。想到這裡,韓文清有些不服的哼了一聲。曾也有人感慨過,要是他們可以在同一隊的話,那王朝不知可以持續多久?


但他沒有興趣,他相信對方也沒有。


要是沒有可以站在同樣高度互相較勁的對手,那即使是再高的榮耀也會索然無味。


不再看天上太陽透過雲彩的光

不再找約定了的天堂

不再嘆你說過的人間世事無常

借不到的 三寸日光


那人退役後,評論在談到韓文清時也不免會習慣性的順帶提到他的多年對手,然後才有點尷尬的想起對方已經不在這個賽場上,韓文清依舊什麼也沒表示,只是像以往每一場一樣的,將心力投入在戰隊。


他不再去多想已經不在這裡的人,就算對上沒有那人的嘉世戰隊,態度也沒多加改變。雖然在比賽時他腦中不經意浮現出之前聽說過的嘉世隊內不和的消息,手下的攻擊也沒有因此多一分或少一分 —— 至少韓文清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今天的狀態很好?剛剛打的那幾下,非常精準。」比賽完後,戴著眼鏡的副隊長難得的問了一句。韓文清只是沉默了會,簡單的回答了句大概吧。


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他自嘲的笑了笑,就算教訓了剩下的人又能怎樣呢?不會回來的人就是不會回來了。


是那個人自己先放棄的。


所以韓文清決定不再在意了,他這樣對自己說。






至於後來發生的那些亂七八糟的事,還有挑戰賽當晚他在QQ上接到的一條私聊消息,那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君莫笑:我回來啦,想我沒?
大漠孤煙:沒有。


-END-

评论
热度(1)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