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搭』


「操!」一聽到門鎖被打開的聲音,魏琛手忙腳亂的連忙關上編輯到一半的文件,迅速的打開網頁,隨便點了個網站裝做自己看的很認真。


「我回來了,魏老師。」喻文州邊走進客廳邊脫著外套,他有些疑惑的看著基本除了趕稿以外不會這麼正經的坐在矮桌前面對筆電的魏琛:「這次的稿子不是交了嗎,我記得沒有地方需要修改才對?」


「小子你不懂,老夫這是在為下一次的稿子找資料!」魏琛臉不紅氣不喘的扯了個謊,順手點起一根煙,一副大爺坐姿樣。沒戳破對方從沒做過找資料這種事的編輯只是淡淡的掃了螢幕一眼:「魏老師這是要改走驚悚路線了?讓男女主角在靈異地點談戀愛,或許也是一種很不錯的題材呢。但我記得你不是一向不喜歡恐怖片的嗎?」


魏琛這才發現自己剛剛胡亂點開的是名為『恐怖!本市十大靈異地點集錦!』的靈異網站,首頁還特地放了個大大的長髮女人頭,五官流血的露出詭異的慘笑,看的魏琛渾身發毛,他若無其事的迅速關掉網頁,狠狠吸了口菸定定神,才厚臉皮的回答:「老夫只是在多方收集題材,誰說我要寫這個了?」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就轉身去廚房弄晚餐的東西了。魏琛這才鬆了一口氣,先是作賊心虛的探頭探腦張望了一番,確認對方短時間不會回來後,才又打開剛剛的文件檔,檢查一下進度以後,安心的舒了口氣。


正想繼續往下寫,右下的QQ圖標突然閃動了起來,點開一看,正是害他造成今日這種偷偷摸摸狀況的元兇傳來的消息。



君莫笑:呦,老魏,稿子進度如何啦,沒被文州抓到吧?


迎風布陣:我呸,進度順利著呢!你才是別被你們家老闆娘給逮到,要是被發現了非得念的你耳朵長繭不可。


君莫笑:呵,你以為我是誰,你就等著被踩在腳底下吧哈哈。


迎風布陣:滾滾滾!寫你的稿子去!



敲完訊息後沒等葉修回覆,魏琛就關掉了QQ,重新面對起眼前的稿子,邊打著還時不時的注意廚房那兒的動靜,搞的他精神緊繃的不行,最後索性關掉不打了,反正進度還行,魏琛往後躺在地板上,仰頭朝天花板哈出一大口煙。


說起這回事,還是他跟葉修兩個交稿後太無聊,正巧看到隔壁原先專出學術書籍的出版社首次辦了個小說獎,兩人便打了個賭,各寫一篇去參賽,誰的名次比較下面,就要請對方吃出版社外面那間特貴的餐廳。不過自家出版社的知名台柱跑去參加別出版社的比賽啥的,傳出去鐵定不太好聽,所以兩人也是小心翼翼的藏著掖著,深怕被自家編輯給發現了。


尤其是喻文州那小子精的跟什麼似的,要是不當心點,肯定瞞不過他。魏琛默默的想著,又吸了一口煙。


之後又過了幾天偷偷摸摸的日子,魏琛順利的在小說獎的截稿日前把稿子投了過去,緊跟著的就是自己稿子的死線,於是他一忙起來倒也忘了這回事,直到喻文州拿了一本剛出刊的雜誌回來,笑著對他揮了揮手上的書:「魏老師,這是另一家出版社辦的小說獎的特刊,總編要我們看看有沒有值得發掘的新人,希望可以用更好的條件邀過來我們出版社,魏老師要跟我一起看看嗎?」


魏琛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涼了一下,他努力鎮定的繼續打著稿子:「不用了,你看吧,老夫正忙著呢!」


「是嗎?真可惜,這次的作品中有幾個我覺得很不錯的呢, 像是......」喻文州坐在沙發上,修長的手指優雅的翻著書頁,聽著紙張翻動的聲音,魏琛整顆心提到了喉頭,打字的手也不自覺慢了下來,喻文州渾然不覺似的繼續說下去。


「像是這個叫做一葉之秋的,敘事方式非常犀利,雖然用字比較淺白,但卻能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我個人覺得十分欣賞。」


「......喔......」一葉之秋是葉修用來投稿的名字,是他早期在網路上的筆名。魏琛的心落回原地,但是又有一點莫名的失落感,情緒上的反差讓他不由得把脾氣發洩在打字的力道上,這麼稱讚老葉的文筆?那你乾脆申請換去當他的責編好啦!魏琛用力的敲著鍵盤,憤憤不平的想道。


不在意對方幾乎要將鍵盤敲壞的力道,喻文州悠然自得的將雜誌放到一邊,輕巧的站起身,移動到還沒注意到自己舉動的人身後,刻意的俯身貼近對方耳邊:「不過我最喜歡的,不是一葉之秋的作品。」


滿意的看到眼前的人一瞬間僵住了,喻文州慢慢的伸手從後面環住魏琛的脖子,依舊貼在他耳邊說道:「魏老師知道『死亡之手』這篇小說嗎?」


「什......!?」魏琛迅速的回頭,滿臉震驚的看著喻文州:「你怎麼會知道這篇小說!?」


「在我剛當上編輯的時候,我曾經看過別家出版社出的一本文學雜誌,就是在那時看到這篇故事的。」露出很懷念似的表情,喻文州繼續說下去:「那時候真是覺得挖到寶了啊,明明是用著低俗的文字,卻又可以讀出作者藏在其中的那種滄桑和無奈,那是我看過這麼多作品以來,第一次讓我有心臟被緊抓住了的感覺。」


「但是後來那家出版社倒了,經營者還不出大筆債務所以連夜逃跑,我連試著去連絡上那位作者都還來不及,就這樣失去了一切線索......那個作者的名字,就叫索克薩爾,也是這次的小說獎裡面,我最喜歡的一個作家。」魏琛愣愣的聽著喻文州述說著這段過往,朝自己露出個開心的笑容:「我在榮耀出版社一看到老師你的作品時就知道了,雖然名字改了,但你就是我一直在找的那個人。」


魏琛整個人都說不出話來,他沒想到,當初那個不成熟的筆名寫出的東西,竟然有人會因此感動,還惦記了這麼多年,他有很多話想說,卻不知從何說起,最後他只是抬起手,摸了摸喻文州的頭髮,說了句:「謝謝。」


喻文州只是把人抱進懷中,頭靠在對方肩頸處,貼近的距離可以感受到彼此的體溫跟心跳,溫暖且讓人安心。


兩人保持了這樣的姿勢好一陣子,直到喻文州再度開口:「所以,關於老師身為我們榮耀出版社的台柱,卻跑去別的出版社投稿的這個問題,該怎麼懲罰呢?」


「......靠!喻小子你不是吧!」魏琛驚恐的想要逃離,卻反而被死死壓在地板上,上頭的人愉快的鬆了自己的領帶綁了魏琛的手,逆著光的笑臉十分燦爛:


「管理不乖的作者也是編輯的工作之一啊,魏老師,讓我們以後都愉快的相處吧。」


於是榮耀出版社的言情小說台柱今天也用身體切實的體會了自己描寫過的那些姿勢,雖然魏琛贏了文學獎,但是他覺得自己輸掉了更重要的東西。


-fin-

评论
热度(1)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