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歌想到的東西



韓文清第一次帶葉修回他老家,很讓葉修意外的竟然是一個鄉下的小村子,他看了跟在後頭走下公交車的韓文清一眼:「敢情我們韓大隊長還曾經是在田裡奔跑的野孩子?該不會還是集體去打架的頭頭們之類的吧。」


「也比你這個成天到晚窩在家裡的人好一點。」不屑的哼了一聲,韓文清率先邁開腳步,葉修也自然而然的跟上,兩人一起沿著田與田中間的小路,向韓文清家走去。


鄉村人的熱情是無法抵擋的,一聽說韓家那個到城市去打遊戲竟然還打出個年薪千萬的兒子回來了,街頭巷尾的叔伯阿姨啥的全都來了,韓文清被包圍在其中忙著回答各式各樣的問題,一旁的葉修覺得這簡直比什麼記者會還要恐怖,但他也不能倖免,熱情的大媽們一聽說他是韓文清帶回來的朋友,也拉住他要他多說點他們在城裡的事,還順便說了一大堆韓文清以前的是給葉修聽:「我們阿清啊,從小就是個脾氣倔的孩子,你跟他來往可要多擔待些啊!」


韓文清的嚴肅也不是從小就生根在骨子裡的,他小時候還是跟其他鄉村的孩子一樣滿山遍野的亂跑,抓蟲子、釣青蛙什麼的樣樣都行,因為從小手就靈巧的關係還玩的比別人出色,不知不覺就成了孩子們的領袖。


原來還真的是孩子王啊......聽到這裡時葉修默默的想。大媽還在繼續嘮嘮叨叨說個沒完,她們說韓文清雖然身後總是帶著一群小跟班,但是從來不仗勢欺人,反而在鄰村的孩子們來踢館時還會站出來保護他們村的孩子,那張天生不怒自威的臉只要稍為嚴厲的罵上幾句話,對方的氣勢就立刻弱下來了,最後也只能倖倖然的離開。


聽到這裡葉修忍不住就笑出來了,這時韓文清那邊剛好告一段落,過來問了一句:「說什麼呢笑成這樣?」「什麼都沒,要走啦?」葉修只是帶著笑意回他,韓文清點了點頭,說走,我帶你去找我姥姥。


他的父母現在都在城裡工作,在家的只有韓文清年事已高的祖母,老人家看到孫子回來了那個高興啊,笑的整張臉的皺紋都深了一層,眼睛兒彎彎的瞇了起來。愛笑的老人家乍看長的跟韓文清一點都不相似,但葉修卻從那相同揚起的眉尾看出了幾分熟悉,姥姥拉著兩年輕人的手要他們坐,又叨叨絮絮的問了很多生活上的大小事,老人家口音有些重,葉修有時聽不太清楚,就安靜的坐在旁邊聽著韓文清用他不熟悉的方言跟姥姥說話,韓文清的表情看起來還是那麼嚴肅,但他的嘴角是放鬆的,說話的神情竟透出幾分柔和。他用那雙跟葉修不相上下的手握著老人家滿布皺紋的雙手,在說話的間隙姥姥不時的拍拍他的手背,韓文清也一邊點頭回應,葉修是熟悉那雙手的,溫暖且有力,握著讓人感到安心。


兩人說了一陣,韓文清轉身朝葉修招手,把人拉到身邊,鄭重其事的跟姥姥介紹:「姥姥,這是葉修......是我現在的對象。」他這樣說時葉修倒是意外,他們之前並沒有說好這事,但葉修什麼都沒說。


老人家不知有沒有聽懂韓文清在說什麼,她安靜下來,看了葉修好幾眼,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審視的目光讓葉修有點像是在被韓文清瞪的感覺......然後姥姥又看向韓文清:「你說......這孩子是你的對象?」


韓文清點頭:「對。」


「可是他是個男孩子。」老人家瞇起眼睛,臉上的神色很嚴肅:「我不太懂你們現在年輕人的時代,但在姥姥年輕那個時候,這種事一說出去,全家大小都會被瞧不起。我想,雖然現在社會比較開放,但是你們還是會過得很辛苦。你們不能去登記,也不會生孩子,就算你們可以問心無愧的跟別人介紹,但是有多少人會用難聽的話說你們?這些,你都想過了嗎,阿清。」姥姥緩緩的說完,停下來等著韓文清的回答。


「我想過了。」


幾乎是沒有停頓的,韓文清立刻回答了姥姥的話:「那些名分什麼的,對我來說都不是那麼重要,別人要說什麼就讓他們去說,我擔得起,葉修也是。」


「我就想跟他一起走一輩子,這樣就夠了。」說出這句話的韓文清背脊挺直,目光炯炯有神的直視前方——就像他在面對榮耀那樣,葉修不禁想著。
姥姥聽完韓文清這番話,沒有立刻開口,過了一陣,她才轉身向葉修:「你是阿修吧,你是在跟我們家阿清一起工作打遊戲?」


「嗯。」葉修回答,姥姥把他的手拉過來,葉修回握住老人家的手心,感覺握住的是一雙歷經風霜的手,上頭滿佈著明顯不明顯的大小細紋......但是跟韓文清的手一樣溫暖。姥姥拍著他的手背,慢慢的說:「姥姥跟你說啊,我們家阿清就是脾氣不好,又嘴笨,從來都不會說什麼好聽話,長了這麼大塊頭,還是跟小時候一樣頑固,你們以後如果要走一輩子,就要多體諒他一些。」


「......好。」緊緊握住姥姥的手,葉修認真的說:「我跟姥姥保證,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我跟老韓都會像今天來跟姥姥見面一樣,一如既往的走下去,誰都不會丟下誰。」


聽完葉修的保證,老人家也算是放心了下來,她拍拍葉修,又伸手去拍拍韓文清,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再對這兩個年輕人說些什麼。然後葉修突然把韓文清的手也抓過來,兩個人的手一起疊在老人家的手上頭,葉修揚起一個愉快的笑,對姥姥說道:「姥姥我告訴您啊,在我們那個地方,我跟老韓的手加起來可是整個聯盟最有價值的啊!今天讓我們兩個給您加持一下,保證讓姥姥長命百歲!」


雖然聽不太懂葉修在說什麼,老人家還是被他像在賣藥似的誇張語氣給逗笑了,一旁的韓文清也跟著彎起嘴角。


後來就像每個回老家的人一樣,韓文清帶著葉修去看了村子裡各處他小時候玩耍的地方,還讓沒有經歷過鄉村童年的葉修體驗了灌蟋蟀,蟲子爬出來時榮耀教科書竟然整個人傻在那邊不知道怎麼辦,還是韓文清眼明手快的一把抓住,然後把牠舉起來給葉修看,問他要不要吃然後收到了一個你在說笑吧的眼神。


「炸過以後挺不錯吃的。」韓文清聳肩,把那小東西放生去了,接著又是到處去逛去玩,不知不覺天色就黑了,葉修跟韓文清站在後山的小坡上,看著村子裡的路燈一盞一盞亮了起來,韓文清看看手錶,覺得時間差不多了:「該回去吃晚飯了。」


「走啊,我肚子餓啦。」葉修率先往前走了兩步,又回頭過來,笑嘻嘻的朝韓文清伸出手:「老韓你別走丟啦,我可是答應過姥姥要照顧你的呢?」「誰照顧誰你自己心裡有數。」哼了一聲,韓文清還是伸手握住了那熟悉的掌心溫度。


「走吧,我們回家。」

-FIN-

评论
热度(1)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