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日,韓文清慣例又來找葉修,卻沒有在牠常待的岩壁上找到龍的身影,四處搜尋了下,最後在岩山後方的一棵大樹下看到葉修躺在那兒。


「葉修,你跑到這來做什麼?」韓文清走近叫了對方幾聲,卻沒得到回應,對方連頭都沒轉過來,他只好繞到巨龍的正前方,拍了拍巨大的龍嘴,葉修好像這才注意到他似的,懶洋洋的抬眼看他:「呦,是老韓啊......怪了,你是跟文州學了什麼魔法嗎?你今天怎麼有好幾個人啊......」


完全聽不懂葉修在說什麼的韓文清皺起眉,他這才發現對方身上的顏色不若平常的雪白,而是透出一點點的淡粉紅,而在巨龍那聞慣了的充滿硫磺氣味的吐息中,今天卻參雜進了些許令人微醺的氣味。


「你喝醉了。」韓文清說的不是詢問句,是肯定句。葉修想抬起頭,卻搖搖晃晃的好似支撐不太住,牠用力的甩甩頭試圖清醒,成效卻不彰:「喝......?可我沒......酒啊......只是吃......那邊樹......果子......」


大約是神智不太清醒的關係,連心靈感應的交流也變得斷斷續續的,好在從片段的言語中還是能辨認出牠說了些什麼,韓文清看向葉修說的那棵樹,撿起一顆掉在地上的果實細瞧,然後挑眉:「葉修,這是酒樹的果實。」


「靠......難怪.............問題......」腦中傳遞過來的話語變得更加破碎,連韓文清都聽不出牠想要說些什麼,龍類巨大的身軀翻了個身,差點沒壓到韓文清,幸好騎士反應靈敏及時閃開,沒好氣的看了葉修一眼,發現對方也正看著他,眼中透露出的訊息就算不用心靈感應韓文清也能讀懂:老韓啊頭好暈啊怎麼辦啊活了這麼大把年紀也是很少難受成這樣啊快幫忙想點辦法......


揉一揉眉角,韓文清拍了拍正沒有形象的四腳朝天攤著的龍一把:「知道了,我去弄點水來,還有解酒的藥草。」


「好......」葉修胡亂指了幾個方向告訴他藥草在哪裡比較好採到,然後又沒有力氣的攤成一條大肉蟲,韓文清轉身準備離去,腦中卻又響起一句異常清晰的話語:


「老韓,快點回來啊。」


「......嗯。」


-FIN-



评论
热度(1)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