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那個不肉的ABO

老韓是A,竹子味

葉修是B,菸味

沒有出現但是設定了的

老魏A,烈酒味

文州B,海水味

老魏這輩子沒想過性別是可以被顛覆的


大概是初代大神們打完比賽後去吃飯



韓文清才剛在葉修旁邊坐下,就無預警的打了個好大的噴嚏,著實把葉修也嚇了一跳:「老韓你怎啦,不會是這才剛入秋就傷風了吧?」


揉揉鼻子,剛上任不久的霸圖隊長嫌惡的看了旁邊的嘉世隊長一眼:「你身上那什麼鬼味道。」

「我身上的味道?」葉修給他這一句噴得莫名其妙,他聞聞自己身上,確定這件才剛穿不久,還沒來的及給歲月折騰出任何異味的新隊服沒有任何問題,甚至還轉頭過去叫身旁的吳雪峰幫他聞聞,末了才轉投過來理直氣壯的反駁:「我身上哪有什麼味道,人都說Alpha鼻子靈,我看老韓你這是聞太多有的沒的給聞出毛病了吧!」


韓文清不信邪的又湊近聞了下,下一秒立刻轉頭狂打噴嚏,好容易緩過來才回頭瞪他,半天才冒出一句:「......你換煙的牌子了?」


葉修掏煙盒給他看,沒換,還是他最常抽的軟中華。


「那怎......」韓文清詢問的話才說到一半就噤了聲,改為一臉嫌棄的看著葉修:「......有人像你這副德性?人平常滿身煙味就算,連信息素也一股子煙味兒,身心合一也不帶這樣的,坐過去點,那味道嗆得我發悶。」


「有人像你這麼說話的嗎?」葉修立刻就叫起來了:「說話的藝術你懂不懂,誰會去注意自己的信息素什麼味兒的?再說,本來Beta的味道就不明顯,誰知道碰上你這個鼻子比狗還靈的,自己聞到了還嫌棄成這個樣子!」邊說著邊故意的擠到人旁邊,就是要讓對方周遭的空氣都沾染上自己身上的味兒。


但韓文清只用三個字就堵回了葉修:「我過敏。」


過敏倒是真的過敏,葉修只要多靠近韓文清一些,他就立刻皺起眉頭,不會兒就打起噴嚏來,連續好幾個噴嚏讓人連氣都有些喘不過來,葉修看著也覺得有點罪惡感,於是默默的把椅子往另一邊挪了點,還給對方一個可以自由呼吸的空間。


那之後的每一次見面,葉修都至少會和韓文清保持一公尺以上,身為敵人適當,作為朋友卻過於疏離的距離。霸圖隊長從沒表示過什麼,只有在第三賽季,嘉世拿下第三個冠軍時,在賽場後台拉住葉修,面對嘉世隊長眼中透出兩人離這麼近他卻沒打噴嚏這件事的意外,他就同樣說了三個字:「習慣了。」


那之後葉修就沒再避過他。


第十賽季,常規賽興欣對霸圖,韓文清剛從霸圖的休息室拐過轉角,鼻間就竄入一抹熟悉又陌生的味道——然後他又打了個噴嚏。


「哎,看來你又要重新習慣了啊,老韓?」


-FIN-

评论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