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開You suck.

發生在 @Plus Oultre. 的天生如此前面一點的故事。

.......塔一郎的幸福就交給你了啊!




泉田塔一郎是個Omega。


全箱根自行車部都知道,這其實是一件極其稀奇的事,幾乎沒有Omega會加入運動類型的社團,尤其是像公路車競技這種十分激烈的運動更是少見。


但那個理著清爽的平頭,儀態端正的少年的確是個Omega。樸實的髮型無法掩蓋對方秀麗的五官,精神十足的在入社時說出想成為一個衝刺選手。並在這件事情上用自己獨特的方式努力,取得了亮眼的成績。


優秀的外表與Omega天生的魅力的確吸引了不少人對他的注意,但是卻始終沒有人採取任何行動——因為泉田塔一郎的身邊有著新開隼人,一名強大的Alpha守護著。


所有人都認為他們兩個在交往,就連新開的好友東堂盡八一開始也是這麼以為的,但是當他無意間對泉田提起這件事時,卻得到對方的搖頭。


「我以前的確告白過,但是新開前輩他拒絕了我。」有著漂亮五官的少年平靜的笑著說道。




泉田高一剛入社時,新開並沒有多在意他這個人,只當對方是個有精神的孩子,幾個禮拜後聽見其他的成員私底下在討論,他才知道對方的性別,進而多放了幾分注意力在他身上。


原先只是出於前輩對後輩的普通關心,但他漸漸查覺到一些平常不起眼的蛛絲馬跡。


泉田看見新開時總是會笑,笑得特別開心,這本該是很尋常的一件事,泉田崇拜著身為箱根最快衝刺選手的自己——而其他的學弟們也是如此,誰看到自己憧憬的對象不會笑呢?


但那雙眸子中的光采卻不只於此,太過耀眼到幾乎要將他刺傷的地步,那不只是單純的崇拜。


啊啊,這孩子喜歡我。他那時便這樣想,大約是因為自己是個Alpha吧,就生物性上的本能而言,Omega受到Alpha吸引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雖然社內還有同樣身為Alpha的福富壽一,不過以泉田的角度來說,或許是那種混合迷戀以及憧憬的心情,才讓對方產生了喜歡上自己的這種情感吧。


新開是這麼認定的,所以那個時候他拒絕了泉田。


「我並不像你想像中的那麼強大,而且在現階段我並沒有與任何人建立關係的打算,所以去找別人吧,找一個能夠照顧你並且更適合你的Alpha。」他微笑著這樣說,用溫柔的語氣。


他以為泉田被他傷害了,因為學弟只是站在原地,定定的看著自己,什麼話都不說。


最後泉田終於開口了,說出來的卻不是新開預料中的情緒:「不是的,這跟Alpha或是Omega都沒有關係,我只是,喜歡上了新開學長而已。」


泉田目光筆直的迎上他,眼中沒有一點閃避:「我生來是個Omega,這是個不爭的事實,我接受並以這個身體為傲,而這樣的我喜歡上的新開學長是個Alpha,對我來說這是很棒的一件事,可是那不是唯一的條件,在這之前,新開學長就是新開學長,僅此而已。」


年輕的Omega笑了,但在新開眼中看起來卻有些悲傷,他聽見對方繼續說:「學長不接受也沒關係,但請讓我繼續抱持著這份情感,好嗎?」


「......嗯。」他回答。



那時的新開還是優秀而充滿自信的,所以他並沒有過多的將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那之後不久,發生那件幾乎摧毀他自信的事情。


因為那件事情,他拒絕了擔任出賽IH的衝刺選手一職。很長一段時間他不再參加社裡的高強度訓練,只是做著最低限度的練習,渾渾噩噩的過著每一天。


大部分的人都覺得他已經不行了,過去曾經尊敬自己的學弟們看著他的目光也從崇拜轉成了遺憾,新開知道自己讓他們感到失望,但他也只是笑笑,沒有多說什麼。


直到那天,他刻意比所有人都晚回到社辦,卻撞見了還留在裡頭進行自主訓練的少年,對方一見到他眼神立刻亮了起來:「新開學長,你辛苦了!」


「啊啊,你也是,這麼晚還在訓練嗎,泉田?」用一貫的笑容回應對方的招呼,新開注意到對方肩上的毛巾已濕透,看樣子是已經進行很長一段時間的練習了,鼻間竄入一抹淡雅的花香,那是對方身為Omega標誌的味道。


「是的,部室的門交給我來鎖就好,學長請先回去吧。」泉田依舊精神十足的回答。


「......泉田你啊,看到我還是跟以前一樣的態度呢。」看著學弟神采奕奕的表情,新開忍不住還是說了一句。


「學長的意思是?」


「你啊,不會對我感到失望嗎?什麼都沒說就這樣拒絕了IH的選手權,甚至還逃避練習,其他人都覺得我已經不能再振作了——甚至有人說過這樣軟弱的我配不上當個Alpha,但為什麼你什麼反應都沒有呢?」對於學弟的疑問,新開這樣的反問道,他其實不明白為什麼要拋出這個問題,有些過於尖銳的話語,近乎自揭瘡疤的否定著現在的自己,也間接的質疑為什麼泉田塔一郎看到自己還是那麼的開心......還是毫無猶豫的喜歡著新開隼人。


「福富學長說過,新開學長一定會回來,而我也是這麼相信的。」泉田卻沒有遲疑,理所當然的這樣回答。


新開沉默了一下,又說:「如果我不回來了呢?」


「不會的。」泉田露出一個笑,語氣是那麼肯定:「因為我一直注視著新開學長,所以我知道學長一定會回來的——箱根最強的直線鬼,還未失去祂的意志。」


「所以為了到時候能跟學長站在同一個舞台上,我現在必須更加倍努力。」理著平頭的黑髮少年笑著這樣說,那個笑讓他心中一動,鼻間清爽的花香跟著濃重起來。


新開想說點什麼,才剛開口卻發現不太對勁——花香味越來越濃厚,已經到有些過頭的地步了,他看見泉田突然站不太穩的扶住身邊的器材,臉色浮現不正常的紅暈,接著跌跌撞撞的走到自己的櫃子前翻找著。


努力收斂心神不要被極具有誘惑力的香味牽著走,新開遲疑的喚了對方的名字:「泉田......?」


「非、非常不好意思!我天生荷爾蒙濃度比較不穩定,有時候不注意就會變成這個樣子......」雙手無法克制發抖,有些呼吸困難的大口喘著氣,即使在如此糟糕的狀態下泉田仍帶著歉意的微笑,然後終於翻出在櫃子裡頭的藥品。


看見對方手上明顯劑量比普通重一倍的抑制劑包裝時,新開還來不及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已經一個箭步上前抓住那人準備服藥的手,接著順手一拉,就將人整個抱在懷中。


「新、新開學長?!」懷中的學弟驚慌的掙扎,新開將人牢牢按住,對方的身體散發著不自然的高溫——並不是因為方才進行的訓練的緣故,他緊緊抱住泉田,自己則是在滿室花香中深吸一口氣後,緩緩釋放出信息素,與花香相比厚重許多的味道立刻將其蓋過。


「泉田,不要動,跟著我一起深呼吸,冷靜下來。」新開沉聲說道,他安撫的拍著對方的背,感覺到手掌下的肌肉隨著兩人呼吸頻率的同步開始放鬆,花香味漸漸淡去,泉田的體溫及呼吸也慢慢恢復正常,配合對方恢復的速度收回自己的氣息,橘髮青年放柔了語調,俯身問道:「感覺好點了嗎?」


「是、是的,十分感謝!」在對方懷中站直身子,泉田點頭致謝,臉上的紅暈還未退去——但那或許不是因為方才的發作,而是由於兩人現在過於貼近的距離所導致。


「只靠加重劑量的抑制劑並不能解決問題,只會越來越糟,你有看過醫生了嗎?」新開看著學弟,語氣及表情轉為嚴肅。面對難得嚴厲起來的學長,泉田認錯般的低頭:「之前就檢查過了,醫生說除了用抑制劑來控制以外,最好的方法是盡早找個Alpha進行配對......藉由Alpha的信息素來幫助我穩定下來,效果會更好。」


「可是我不想要那樣......或許是我太天真吧,但是就算是身為Omega,我也是想要找到一個願意託付的對象,再進行這麼重要的行為的......不想只是為了標記而標記。」辯解似的小聲說道,泉田不安的絞著手指,跟剛剛那個意志堅定的說相信自己的模樣判若兩人。


看著這樣的後輩,新開的心底跟著柔軟起來,他將手放上對方的肩,遲疑了一下才開口:「泉田,你以後不要再用那麼重的劑量了。」


「學長,可是我......」抬手制止了學弟焦急的話語,新開移開視線,繼續說道:「吃太重的劑量也會傷害你身為一個運動選手的生命,以後要是再碰到這種狀況,就來找我吧,我會像今天一樣幫你穩定下來——但是就僅止於此,我不會再做出任何更進一步的行為的。」


新開溫柔的對泉田笑笑:「你想找到一個值得託付終生的人進行標記,對吧?」


泉田安靜下來,他看著自己最尊敬的學長好一陣子,然後做了一件之前從沒想過的事——他伸出手,摸摸新開的頭。


「那就拜託學長了,以後請多指教。」他這樣說,語氣是那麼平靜。


「嗯,請多指教。」新開這樣回答,胸口莫名感到一陣刺痛。


-FIN-

评论
热度(21)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