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取的很沒有意義ww

ABO注意

應該是不算有性描寫(吧



「今泉,你大學畢業後有什麼打算嗎?」窩在後輩兼交往對象住處的沙發上,坐沒坐相的靠在對方身上,腿上放著筆電處理公事的手嶋純太狀似不經意的問道。


兩人的交往狀態仍穩定持續中,今年大四的今泉進入畢業前最後的階段,從不同學校早他一年畢業的手嶋純太因為在校成績優秀,直接進入內定的生物醫藥公司任職,負責信息素相關的日常醫藥用品研發。


因為就讀學校不同的緣故,他們並沒有住在一起,但有空閒的時候還是會到彼此的住處過夜,彼此的東西也對了很多在對方家裡,今泉還是每天固定服藥,手嶋的過敏症狀在經過這些年之後已經減緩一些了——但在沒有完全根治的情況下,他仍是十份樂於隨身常備著一罐抑制劑噴霧,在戀人無法克制荷爾蒙的時候爽快得朝對方臉上來上一發。


今泉俊輔放下了手中的電視遙控器,沒有思考太多便直接回答:「沒有意外的話會直接進入車隊吧,之前已經有一些隊伍陸續來洽談,而我自己也大概決定好要進入哪隻隊伍了。」


「欸—是這樣啊。」手嶋拉長了尾音,然後笑了起來:「真不愧是精英啊,跟我們這種平凡人不一樣吶。」


「......學長,請不要說這種話啊。」被調侃的青年有些窘迫,今泉到現在還是無法習慣這個人偶爾會突然說出的那些不知是真心還是玩笑的話語,他再明白不過手嶋純太對「才能」這件事所抱持的複雜情感,這是他所無法和對方共同承擔的事物之一。而這世界上唯一能在這件事情上陪伴手嶋的大概也只有青八木一而已,這個事實經常像石頭一樣沉甸甸的壓在今泉心上,即使已經一起走過這麼多年,他仍會對那兩人之間的關係性感到忌妒——那是他無法跨足的領域。


一個不算重的力道打到了今泉的頭上,手嶋有些沒好氣的收回手上抓著的抱枕:「看那個表情你一定又在胡思亂想了吧,別想太多啊,精英。」把筆電放上茶几,他伸手捏了把從來沒有可愛過的後輩的臉,看對方吃痛的臉才滿意的放開,改為捧住對方發紅的臉頰,朝今泉露出難得不帶任何壞心眼的笑:「我覺得自己現在這樣很好,真的。」


看著那個笑臉,今泉覺得自己的想法總是會被面前這個人給看得一清二楚......有種怎樣都贏不過對方的感覺。悶悶的從背後環抱住對方,把頭埋在手嶋的肩頸深深吸一口氣,身為Beta的對方理應是沒有任何味道的,但今泉仍可以從對方身上聞到經年累月所累積下來微微的紅茶香氣——對今泉俊輔來說,這就是代表手嶋純太這個人的信息素,是他獨一無二的味道。


***


今泉畢業那天手嶋沒有去參加他的畢業典禮,事前已經說過今天是新產品發表無法趕過去,所以今泉並沒有感到失落,相對的,他讓自己儀式一結束以後就回家,廚藝極佳但是平日甚少下廚的手嶋在今天特地準備了一桌子的佳餚,並難得的開了一瓶紅酒來慶祝。


「恭喜你畢業啊,今泉。」捨去平時兩人相處時慣有的調侃語氣及稱呼,手嶋純太只是真心的笑著,舉起酒杯朝桌子對面的青年致意。


「謝謝。」今泉跟著舉杯,看杯中的液體在燈光下折射出光芒,與比賽時不同的緊張感又從胃部升起,他喝了一口紅酒,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很久以前就做出的決定在今天即將付諸實行,腦中複習著幾天前就想好的台詞,他默默的給自己打氣。


沒問題,你可以的,今泉俊輔!只不過就是問學長自己畢業後要不要一起住而已,並沒有那麼困難的。


說服對方的理由也很多,自己進入車隊後可能會不常在家,房子空著也是浪費,加上之前曾聽學長說過現在的租屋離公司太遠了有些不方便,那不如就兩個人一起找一間條件更好的房子吧,反正兩人現在這種經常住在彼此住處的情況也跟半同居差不多,這樣一來也可以省下一筆房租……不,乾脆把房子直接買下來吧,以他們的經濟狀況來說是可行的。


今泉不知不覺越想越入神,一直到對方叫了他好幾聲才回過神來。

「在想什麼想得這麼認真呢?」手嶋收回在對方面前揮動的手:「我說,等等吃完飯後到沙發那邊去,我有東西要給你。」


回應了聲,錯過開口時機的今泉只好默默收拾碗盤,放到水槽後乖乖的坐在沙發上等待。


手嶋拿完東西回來就看見今泉像隻大型犬在等待主人一樣一臉無辜的坐在那裡,不禁感到有些好笑的拍了拍對方的頭:「俊輔小朋友真是好孩子呢,好乖好乖。」


「請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嘴上這麼說,今泉倒也沒有反抗的意思,,而是瞇起眼睛享受著對方的拍撫,手嶋掌心的觸感讓他感到安心。啊啊,自己是這麼的喜歡這個人,明明是個天生不具備特別出采之處的Beta,卻從未向命運低頭,一次又一次的朝頂點發起衝撞,那樣的他在自己的眼中是如此的閃閃發光。


想跟這個人一起生活,這樣的想法又更加堅定。如果是現在的話,今泉覺得自己可以說出來,於是他定了定心,再度開口:「學長,那個......」


但是他的話語卻突然被打斷,像是一時想起似的,手嶋突然拋出問題:「唉,這麼說來,我們交往多久啦,今泉。」


「快五年了,學長。」這個問題乍看之下似乎表示手嶋對他們之間的交往毫不在乎,但今泉十分明白這個人絕不會忘記這種事情,因此他只是乖乖的回答。


「五年啊......原來已經這麼久啦。」卷髮青年靠在戀人的身上,有一搭沒一搭的玩著對方的手指,語氣跟意外比起來不如說是感慨:「老實說,我對於我們能走到這地步,真的感覺挺不可思議的啊。」


學長......!對於今泉那略帶不滿的叫喚,稍年長的一方只是笑了笑:「別露出那種表情啊,你別忘記我一開始可是看你不太順眼的......原本以為你只是對於沒相處過的類型感到新鮮,所以才會對我這麼執著的,想著大概得到手以後就會失去興趣了吧所以答應了你,沒想到原來你不只是個混帳精英而已啊?」


「......所以學長一開始對我根本沒有好感,只是出於想擺脫我的心態才答應跟我交往的嗎?」今泉俊輔露出明顯受傷的神情,卻換來對方的一陣大笑。「我人再怎麼差勁也不至於到那種地步吧,對自己再有自信點啊今泉,以為你是悲劇男主角嗎?」


戳著後輩的額頭,手嶋純太沒好氣的說:「如果對你沒有好感,那我連搭理你都不會啊——我只是做好了隨時會分手的心理準備而已。」


在對方再次發出抗議前他舉手制止了今泉:「我知道抱著這樣的想法跟你交往是我的不對,但是那時候的我真的是這麼想的,認為你對我大概只是一時迷戀之類......但是你不是呢。」伸手撫上今泉的臉側,手嶋的表情變得柔軟:「你總是那麼認真又小心翼翼的對待我,就算有時候我故意對你說些壞心眼的話,你也只是稍微埋怨幾聲,但是從來沒有真的生過我的氣,我那時就覺得,啊啊,這小子真的很喜歡我啊。」


「可以跟你走到現在,我真的很幸福,所以——」他靜靜的拿出一個小盒子,在愣住的戀人面前打開,露出最真誠的笑:「你,今泉俊輔,願意從今以後,不論健康或是疾病,富貴或是貧窮,都與我手嶋純太一起面對,共同度過剩下的人生嗎?」


今泉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正確的說,光是克制眼淚不要掉得太兇已經花掉了他所有的力氣,即使如此他還是只能哽著聲音,想喊對方的名字,卻說不出完整的詞語。面前的人還故意歪著頭問他:「怎麼不回答呢?現在可是在求婚喔。」


手嶋純太將戒指取出,溫柔的套上對方的無名指,又抬頭朝他笑笑:「跟我結婚好嗎,今泉。」


「......好。」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今泉顫抖著手將對方遞來另一個小盒子中的戒指同樣替手嶋套上,看著兩人的手指上同款的指環,又忍不住哭了,用力的抱住對方,今泉用沙啞的聲音悶悶的說:「手嶋學長,我愛你。」


「嗯,我知道。」伸手回抱對方,手嶋滿足的閉上眼感受彼此的體溫。


「我愛你。」


「我知道。」


「......我愛你,純太學長。」


今泉查覺到對方的身體震了一下,手嶋鬆開環抱著對方背部的手,改捧著今泉的臉,臉上少見的出現些微紅暈:「突然叫名字是犯規的啊......我也愛你呢,俊輔。」


今泉心中盈滿了輕飄飄的情感,他俯身與對方接吻,情感的升溫使得情慾被點燃得更加迅速,急切的想退去對方的衣服,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Alpha無意識的升高了荷爾蒙的濃度,過於專注在與對方的親吻中的人沒查覺手嶋純太又偷偷拿出一罐物體,並在他的背後舉高——


隨著濃烈的紅茶香氣散開,今泉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一般迅速清醒過來,他猛然回過神,看著眼前笑著朝自己晃著手中罐子的青年:「這是我們公司的新產品,速效Alpha抑制噴霧,紅茶味,效果不錯吧?」


無視對方用埋怨的語氣喊著學長的聲音,手嶋純太將罐子丟到一邊,伸手將對方推倒在沙發上,居高臨下的俯視對方,又露出平時今泉看慣了的神情:「要做是一回事,但是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由自己主動啊。」


卷髮青年帶著有些壞心眼的笑,在今泉面前咬開保險套的包裝。


-FIN-

评论(1)
热度(30)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