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剛成為室友的時候,感到比較不習慣的反而是葉修,不是說他跟魏琛在生活習慣上有什麼不合的地方 — 事實上,兩人合的跟已經住在一起十幾年了似的 — 只是從在嘉世時葉修就習慣了一個人住,有時突然發現房裡有另一個人還會有點小驚嚇。


就像現在,他在電腦前整理復盤資料,身後的浴室門突然打開,葉修下意識的就回過頭去看是誰,然後就見一個人渾身冒著水氣,只在下半身圍了條浴巾大剌剌的走了出來。


葉修的第一個想法:是老魏,不用緊張。第二個想法則是被他直接噴了出來:「窩操老魏你的衣服呢?」「忘拿了,反正我有的你也有,遮啥?」魏琛倒是毫不在意,他之前在街頭混過一陣子,體格比長年窩在室內的葉修好了不少,水珠順著小麥色的胸膛滑落下腰腹,最後隱沒在有些鬆垮的浴巾中,看著那樣的景象,葉修莫名的覺得嘴裡有些乾渴,他轉移視線,試圖專注在螢幕上的資料中。


魏琛卻在此時湊了過來:「在看上一場的資料?」「嗯......」葉修不自在的移了移,咬著煙含糊的回應,他的視線死死盯在螢幕上,試圖忽略身旁人身上傳來微微的熱氣,以及和自己同牌子香皂的味道,隱隱搔在葉修心上,讓他很難將螢幕上的字讀進腦袋裡。這時魏琛突然叫了他一聲,注意力有點不集中的葉修第一個反應就是回頭,然後看到自己室友的臉在眼前放大,距離近到他可以清楚看見對方的眼睫毛,跟額上幾根垂落下來的濕髮。葉修的呼吸窒住了,他看著對方咬著一根未點燃的煙湊過來抵上自己嘴裡那根的煙頭,稍稍吸了一口,煙頭就順利的被點燃了。


渾然不覺自己室友心理狀態的魏琛叼著菸直起身,嘿嘿了兩聲:「找不到打火機,借個火......欸老葉你幹嘛?」葉修猛然丟開滑鼠站起身,低著頭丟下洗澡二字便直直的走進浴室,留下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的魏琛看著浴室的門被大力甩上。


然後魏琛想起,葉修早在他之前就已經洗完澡了。


-FIN-

其實原本應該是:

「窩操老魏你又穿錯我的內褲!」

「操這是你的內褲!?難怪老夫覺得那麼緊......」

「哼,你少臭屁了,自以為很大?」

「老夫不叫大還有誰敢稱大?不然來比啊!」

「有什麼好怕的,比就比!」

這種逗比風格的

评论(1)
热度(14)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