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下著大雨的夜晚,韓文清聽見開門的聲音,他一轉頭就看見渾身濕透的葉修走了進來,手中還抱著個用外套包住的一團東西。


「你的傘呢?還有那是什麼......貓?」韓文清走近他身邊,才看清外套包著的那團是隻同樣被雨淋的濕透,瑟瑟發抖著的貓。


「剛被風吹壞了,然後在巷子口看到這貓被扔在紙箱裡,怕給淋死了就先抱回來了。」葉修一邊回答一邊抱著貓朝浴室走去,在把發抖著的小傢伙放進裝滿溫水的臉盆時牠好似有些抗拒的掙扎喵了幾聲,但很快就安靜下來,乖乖的任由葉修在牠身上抹肥皂,也不知道是沒力氣了還是個性真的溫馴,一直到葉修拿起蓮蓬頭把牠身上的泡沫沖乾淨為止,已經不再發抖的小貓都沒再叫過一聲。


葉修探頭出浴室,朝客廳的人叫道:「老韓,你過來下!」


「做啥?」韓文清才剛走到浴室前,懷裡就被塞了一坨用毛巾裹起來的生物:「你用風筒幫這傢伙吹乾下,我自己都還沒洗呢!」說完又碰的一聲關上了浴室門,韓文清看著懷裡的那坨毛球,有些無奈的去找風筒了。


把風量調到最小,韓文清開始小心翼翼的幫面前這個小東西吹乾,葉修抱回來這隻貓是長毛的品種,但韓文清也就只看得出來這樣了,你能要求一個成天只會打遊戲的男人對貓的品種有多深的研究呢?


那貓似乎被暖暖的風吹的很舒服,瞇起眼睛,嗓子裡咕嚕嚕的滾著,韓文清吹的差不多就關掉了風筒,盯著那隻貓好半晌,他終於忍不住......


「噗嗤。」


剛從浴室走出來的葉修正好聽到這聲:「老韓你在笑什麼啊啥東西這麼好笑噗哈哈哈哈這毛球是什麼啊!!!!!」


榮耀教科書指著韓文清前面那一團因為身上的毛被風筒吹的柔軟蓬鬆,現在整隻貓看起來就像是個大型毛球的小傢伙一通狂笑,小貓還特無辜的轉過頭來喵了聲,好似不能理解為什麼面前這兩個人類看著自己笑的這麼開心。


笑夠了以後葉修就把貓抱到腿上,用手稍微幫牠整裡下毛,兩個大男人住的屋子裡當然沒有梳子這種東西,也只好將就下了,他這時才有餘裕好好的看看自己撿回來的小傢伙長啥樣,一看他就又笑了:「呦,你這小傢伙臉怎麼長的這麼扁啊,看起來怪兇一把的。」


葉修說的的確沒錯,他膝上的貓有著跟一般貓比起來明顯扁上許多的大臉,再加上臉部的毛色比其他地方的毛色深了許多,真正符合了「黑臉」這一形容,整隻貓看起來就是異常的霸氣外露,讓人不敢輕撚貓鬚。


但在葉修輕輕的順著毛沿背脊摸下去的時候,牠又舒服的瞇起眼睛,溫馴的躺在葉修腿上打呼嚕。


「只是個外表兇惡的小傢伙啊,嗯?」前興欣隊長懶洋洋的癱在沙發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搔著貓咪的耳後,坐在一旁的韓文清靜靜的看著這幕,葉修放鬆的拍撫著膝上的貓咪,嘴邊勾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引誘著他俯身向前,吻上那人的嘴角,一吻結束後,葉修用那雙總是帶有幾分調笑的眼看向他,然後又看了看懷中的貓,突然又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句:「我說老韓啊,你覺不覺得你們倆有點像啊?」


邊說著還邊將貓抓了起來靠在韓文清臉邊:「你看那個黑臉還有那份外露的霸氣,簡直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啊!」絲毫不懼對面的人越來越黑的臉,榮耀教科書兀自把貓塞進對方懷裡:「正所謂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我看我們就把這小傢伙養下來吧。」


原先想把那個耍嘴皮子的人抓來教訓一頓的韓文清冷不防的被塞了隻貓進懷,他低頭剛好跟小傢伙四目相對,看著那張有點兇狠但眼神卻又十分無辜的臉,前霸圖隊長沉默了會,便答應了:「反正也不是養不起......那名字呢?總該要有個名字。」


「名字我也想好啦。」葉修抬起頭,衝人露出個愉快的笑:「就叫錢包吧!你看看這名字多霸氣,韓文清大大與他的兒子,爺倆一出手路過的人莫不皆乖乖奉上錢包!」


「......有沒有人說過你的取名品味很差勁?」


事情最後就這麼定了,韓公館從今天起多了一個新家人,一隻叫做錢包的貓。

-FIN-

评论
热度(2)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