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到下

包黃、周翔、喻魏、莫橙、林方、張安、韓葉



<柴>


「呃?」黃少天在浴室中發出一個揚起的單音,他伸手重新轉了幾下水龍頭,確認剛剛發生的是不是錯覺–—熱水真的流不出來了。


門口傳來拍門板的動靜,還有他現在交往對象的聲音:「黃少天,怎麼啦?」兩人開始交往之後,包榮興對他的稱呼也只是從獅子座改成了叫他全名,在一般情侶的標準來說或許不夠甜蜜,但鑒於黃少天自己也是只叫對方全名,這點小事倒是從未被他們在意過。


「靠靠靠這種天氣熱水器竟然壞掉了!這種大冷天洗冷水是要了本劍聖的命嗎!!」黃少天不滿的拍著水龍頭,冷水那頭倒是正常的運作著,但那水溫讓他一試就起雞皮疙瘩,立馬果斷的關掉了龍頭,在水蒸氣瀰漫的浴室一時還不覺得冷,但這澡洗了一半也不能老是晾在這裡啊。


他正苦惱時外頭的人又開口:「那你等一下,十分鐘就好!」說完就聽見腳步聲噠噠噠得跑遠了,黃少天以為他是去叫水電行了,就乖乖坐在浴缸邊等,等到他身子都快冷下來,還不小心打了個噴嚏之後,才又聽到腳步聲跑回來,包榮興拍拍門:「你現在試試?」


黃少天一轉,果然熱水順利的流出,他挺開心得嚷嚷起來:「唉啊修好了,真不錯啊這效率,你找的哪家水電......欸你跑進來幹嘛?」說一半感受到門口大開灌進的冷風,他忙轉身,卻看見對方一身灰塵。


「沒找水電啊,我以前幹過這行,自己修一下就好啦。」包榮興理所當然的回答,黃少天有點呆呆的看著他邊走進來邊把髒掉的衣服脫了隨手丟在地上,拉掉綁住長髮的頭繩,伸手擦去側臉的一塊灰漬時,對方抬眸看了自己一眼......黃少天莫名的覺得自己的心臟狂跳起來。


他撇過頭:「那、那就一起洗吧。」你結巴個蛋啊黃少天!他在心裡痛罵自己,然後手被抓住,回頭面對的是無心機的笑臉:「好啊,一起洗。」


<米>


孫翔不會煮菜,但是卻對怎麼煮出一鍋香噴噴的白米飯很有自己的一套心得,周澤楷拿著碗筷在餐桌旁邊等飯吃,倒是很想知道他這個奇怪的堅持是怎麼養成的。他們每次要開伙時都是叫幾個外賣,配上孫翔煮的飯。


三杯米,四杯水,外鍋兩杯水。孫翔總是自豪的說這是他媽媽告訴他煮出來最好吃的比例,周澤楷喜歡他說這些話的時候得意的表情,雖然三杯米對兩個人來說實在是太多了些,不過剩下的飯放到隔天,打幾顆蛋,加上一些青菜作成炒飯,也是挺不錯的一餐。


而蛋炒飯正好是周澤楷唯一會做的一道菜。


所以他有時會覺得,他們的相遇,大概是從一開始就註定好了。看著孫翔掀開飯鍋的蓋子,愉快的宣布可以開飯的笑臉,周澤楷也跟著彎起嘴角。


<油>


喻文州只有兩件事會跟魏琛意見相左,一件是抽菸的事,另一件就是——
「魏隊,吃太油對身體不好。」喻文州按住對方正準備朝炒鍋裡倒油的手,臉上的表情少見的有些嚴厲。魏琛嘖了一聲,試圖說服對方:「文州啊,這道菜就是要用油炸過一遍再炒才會好吃,不這樣就弄不出那種味道了。」


但是對方語氣很堅定:「用水燙過也是一樣的,我不介意味道淡一點。」


我介意啊!從來都很習慣重口味的魏琛覺得很痛苦,自從兩人住在一起之後,他覺得在吃的方面瞬間少了很多樂趣,當然不是說他們從此粗茶淡飯了,只是一下子成了油鹽都減半的餐點,讓魏琛這個老饕吃得是有那麼點不滿足啊!


兩人僵持不下,最後是喻文州先嘆了口氣,把臉埋進魏琛的後背,悶悶的說:「魏隊,我會擔心你的身體啊。」喻文州一用這種語氣說話,魏琛就立刻投降了,他無奈的放下沙拉油的瓶子:「老夫聽你的就是了。」跟著嘆口氣,魏琛忍痛跟口腹之慾道別。


不過他很快便釋懷了,因為喻文州加強了抱緊他的力度,抬起頭朝自己露出一個大大的笑。


<鹽>


莫凡強忍住伸出手去抓水瓶的手,硬把口中的蛋糕嚥了下去,確認自己不會一開口就被嗆到後才開口:「嗯,很好吃。」


卻馬上被捏了一把臉頰:「少騙人了。」蘇沐橙跟著捏起一小塊蛋糕放入口中,然後朝自家男朋友做了個鬼臉:「果然很難吃嘛,我好像不小心放成鹽了。」有些懊惱的用手指捲起一縷長髮,又鬆手讓其自然落下,少女端起那盤難得失敗的作品,準備倒外頭的花圃當養分去。


沉默寡言的人只聽到女朋友在離開房間前幽幽丟下一句:「不好吃就老實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看得出你在說謊的表情。」


「......喔。」


<醬>


方銳吃辣,吃餃子時總愛在用小碟子盛的醬油裡挖上一勺辣油,邊吃邊給辣得大呼過癮。


林敬言卻不太能吃辣,只要吃到太辣的食物就會紅了眼眶,開始拼命的吸鼻子,方銳會一邊笑他老林啊你這模樣怎麼看著就像是給人欺負的小媳婦一樣啊,一邊四處找紙巾替他擦眼淚鼻涕。


桌子對面的人每次都只是笑笑,然後繼續跟方銳一起沾著同一個碟子裡的醬油吃餃子。


<醋>


只有跟安文逸一塊吃飯的時候,張新杰才不會搬出他對各種調味料堅持的那套理論——因為在他開口前,對面的人就都已經張羅好了。


飯要填多滿,湯要盛多少,叫幾個菜幾個湯,安文逸可謂是信手拈來,當然吃麵這點小事,也絕對沒有問題:「十分之七勺醋,對嗎?」同樣帶著眼鏡的少年朝自己笑笑,張新杰滿意的勾起了嘴角,應了一聲。


<茶>


「哪,小心燙。」


「嗯。」


滿布皺紋的手將一杯茶放在桌上,另一隻同樣歷經風霜的手將其接過。


-FIN-



评论
热度(2)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