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甜的新泉......是甜的吧。大概






是個很漂亮的人。


他浮現出這樣的想法。


雖然用漂亮這樣的形容詞來描述身為同性、而且同在運動社團的後輩似乎有點不恰當,但是新開隼人是真心這麼認為。


即使是理著平頭也無法掩蓋其秀麗的五官,並非帶有女氣的長相,而是十分端正,讓人見到時「漂亮」二字便會自然的跳入心中。


而在那張面孔上最令他印象深刻的,便是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與人說話時過於纖長的睫毛隨著眨眼的動作一扇一扇的讓他分心,有時自己會不自覺的看得出神,要到對方疑惑的喚了他好幾聲才回過神來,裝傻的笑著說對不起啊我剛剛沒注意,可以再說一次嗎?


泉田塔一郎從來不會生氣,總是精神十足的回應著,似乎只要能跟他說上話就足夠開心上好一陣子——這孩子憧憬著自己,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實,雖然他其實不是十分清楚原因,但是看著那雙眼閃閃發光的模樣,忍不住覺得有些可愛而伸出手,原先想拍拍對方的頭,但是又覺得好像顯得太過小看對方,改而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制服外套底下的身體手感紮實,啊啊,泉田是穿上衣服看起來比較瘦的類型呢。他腦中浮現出後輩穿上緊身車衣時的肌肉線條,視線忍不住跟著上下掃視了對方一遍,大約是天生嚴謹的個性使然,泉田無論何時總是保持著端正的儀態,即使在還未開始進行肌肉訓練前也是如此。他一路看著對方堅持著自己獨特的方式,花了足足一年的時間成長成現在的模樣的,筆挺的站姿撐起箱學的藍色西裝是那麼合適,搭上漂亮的五官,所有構成泉田塔一郎的要素都顯示出他是一個足以吸引別人目光的人。


那、那個,新開前輩......


聽見後輩用窘迫的聲音叫著自己的名字,新開才發現自己因為太專注的觀察對方而使得距離過於靠近,不知道該不該推開對方的泉田有些慌亂,與仰慕的前輩如此靠近讓他的臉忍不住紅了起來。


看著後輩因為自己不知所措的模樣,他忍不住心中一動,搭在對方肩上的手不自覺得緊了緊,俯身讓距離更加拉近——


喂新開!要開會了,快不快點過來!來自箱學王牌助攻的大嗓門打斷了現下的狀況,新開隼人的動作頓了頓,抬頭露出一貫的微笑朝不遠處的隊友回應著他等等就過去,然後回頭看向依舊十分緊張的後輩,這次是輕輕拍了拍對方的頭。


那我先走了,泉田你訓練加油喔。丟下這樣的話語,他揮了揮手後轉身離開。聽見身後的少年愣了一下後大聲的回應著是!新開從口袋掏出一包能量棒,更加愉快的彎起嘴角。


你沒事笑的那麼噁心幹嘛啊。對於隊友絲毫不留口德的批評,他只是笑著回答。


沒什麼,只是覺得有可愛的後輩真好啊。


-FIN-

评论(1)
热度(16)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