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後的生活其實也就那麼回事,雖說職業選手的退休年紀放在一般社會中才是正值青壯年的勞動人口,但是在職業生涯中基本就只有不斷的訓練,很少有花到錢的機會,這就造就了退休後的職業選手們個個錢多的沒處花,魏琛和韓文清也不例外,兩人的存款加起來都夠養他們一輩子了,反正兩人也不是甚麼奢侈浪費的主,湊合湊合是很夠用了。


不過人總是不能夠成天像個只會呼吸的肉塊般除了吃跟睡還有那檔子事以外什麼事也不做(老實說我們老魏同志在剛退休那會有想過,但被他家那口子打了一拳以後就乖乖放棄了這個念想),所以兩人尋了個安靜的小地方,買間小早餐鋪做起了營生來了。


第一次吃到魏琛做的菜,韓文清是真的很意外,老實說他一直以為這傢伙就跟自己的十年對手一樣就是個生活廢,沒想到對方不僅做的一手好菜,連很多生活瑣事都處裡的一派自然,問了對方一句,魏琛也只是理所當然的答了句:「老夫退休後就自己一個人住唄!處理這種事兒不過就是分分鐘的事。」


說完還舉起手中的鍋鏟,露出一貫洋洋得意的表情朝韓文清笑著,那個笑容不知道為什麼讓他覺得心跳有些加快,於是他默默低頭夾菜吃飯,只有耳後微微露出一點可疑的紅暈,號稱藍雨最初的機會主義者當然沒錯過這個機會,黏上去就是一陣偷親偷抱耳鬢廝磨,兩人自然又是一陣打打鬧鬧,鬧到最後某人差點沒一個沒把持住想把人按在餐桌上就地正法,可惜最後被已退休的霸圖隊長用他正義的鐵拳阻止了這場可能會摔破無數碗盤的災難。


日子也就這麼過下去,老實說魏琛真心覺得這樣的生活挺舒心快意的,每天起來張羅店裡,邊賣早餐邊和街坊嗑牙,附近的人都知道這間早餐鋪有個說話特臭屁,但做的早餐也特好吃的老闆,跟一個臉色特兇狠的店小二,雖說那個總是自稱老夫但也不過三十來歲的魏老闆成天到晚嚷嚷著那是老闆娘,但從沒人信過,不是說歧視同性戀啊這都甚麼年代了,只是你看那店小二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說是老闆娘?我看魏老闆是人家的老闆娘還差不多!


早上賣完了早餐,中午收一收鋪子用過午飯,魏琛有時候會招呼韓文清一道去街上晃晃,這個小鎮子有個市集,經常有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兒,逛一逛倒也消磨了一下午;有時兩人都不想出門,便窩在家裡,偶爾看書、看電視,不過做的最多的,還是他們都熱愛的大半輩子的那件事,榮耀。


人生如此啊,夫復何求?魏琛一邊試著晚餐的湯頭,一邊感慨著,顛沛流離了小半輩子,最後能跟心愛的人在一個定點落腳,還能再強求什麼呢?腦中紛紛亂的念頭還在轉著,便聽到韓文清在客廳喚自己的聲音,他連忙回過頭應了聲:「我現在抽不開手,有甚麼事過來說!」


不過會便聽到後方傳來腳步聲,魏琛正忙著看火所以沒回頭,待他將鍋中的東西盛盤後才有空閒轉身,還來不及開口,他的左手就被握住,然後,一個冰涼的東西套上了他的無名指,附帶唇上一個溫暖的觸感。


剛剛是來不及開口,這下魏琛真的是一時之間都說不出話來了,他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韓文清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堅定,他什麼都沒說,但他的左手,有枚一模一樣的戒指。


魏琛覺得有個硬塊哽在喉間,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他想起前些天兩人去逛市集,看到路上一對小情侶穿著情侶裝,自己不過就是隨口打趣了句:「你看看人家年輕人,多麼光明正大的宣示主權,嘖嘖真是閃瞎老夫狗眼啊!小韓我們怎麼就不弄個一樣的東西來讓全世界知道你就是老夫的人,誰都不准把呢?」


當下他只得到韓文清的一記老拳,之後也沒再提起,就當是玩笑話過去了,畢竟兩個成年大男人的,穿著情侶裝也的確是有礙觀瞻啊!


沒想到韓文清聽進去了,而且記在心上。


魏琛低著頭,小心翼翼的摸上那枚戒指,深怕自己這把年紀了還不小心哭出來,他將戒指取下端詳,卻發現戒指內側刻了一行字:【索克薩爾.迎風布陣.韓文清】


操!這下魏琛的眼淚真的下來了,一滴很大滴的淚,就這樣落在索克薩爾的名字上面,一雙手伸了過來,幫他重新戴上戒指,並在他耳邊說道:「它們都曾經是屬於你的,現在,我也是你的了。」


「.....好。」說完這句以後,魏琛轉身,關火,關瓦斯,動作一氣呵成,速度快到反而讓韓文清沒進入狀況,他還沒開口就被人一把扛起,直入臥房丟在床上,他不敢置信的看著上面那個不到10秒就恢復狀態的人邪惡的笑:「既然小韓你都這麼邀請老夫了,那老夫理所當然就不客氣來享用自己的東西了!」


「......你還能再沒下限點嗎。」


「那種東西,這輩子從沒有過!」


於是早餐店的魏老闆以及老闆娘,今天依舊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END

评论(2)
热度(16)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