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敬言離開了記者會,走入後方通道,身後是喧囂或寂靜,他已經不在乎了......因為那些都不干他的事了,那該是給留下的人負責。


就這樣結束了嗎?比想像中容易啊!林敬言看著昏暗的通道發呆了會,突然很想打電話給某個人,所以他掏出手機,按下1的快速撥號鍵。


然後他竟然聽到鈴聲在通道中響起,林敬言抬起頭,看見前方一個熟悉的身影慢悠悠的晃了過來,朝他揚了揚手中的手機:「想我啊?」


林敬言忍不住笑了出來,按掉電話,看方銳依舊慢悠悠的晃到自己跟前站定,就盯著他,也沒說話,所以他先開口了:「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剛看到電視就過來了。」方銳聳聳肩,答完後依舊只是歪頭看著自己,臉上沒什麼表情,兩人距離極近,但誰都沒說話,過了一會,是林敬言跨前一步,將方銳抱在懷裡。


方銳也沒特別大反應,就問了句:「怎?」


「沒什麼,就想抱抱你。」


「喔。」


停頓了一下,方銳也回抱對方,輕聲說了句:「辛苦你了。」


「嗯.....」林敬言只是稍微收緊了手臂,將頭靠上方銳的肩,沒再多說什麼。


雖然方銳是在林敬言生涯的後半段加入榮耀的,但兩人搭檔的這段時間,犯罪組合早對彼此之間都瞭若指掌,不只是遊戲中的習慣,更甚連對方的那點心思,都一清二楚,現在倒是真應了那句老話:此時無聲勝有聲。對這樣的兩人來說,太多的言語都是不必要的。


一切的一切,只要一見面就知道了。


又過了一會兒,這次是方銳打破了沉默:「記者會快結束了吧。」他拍拍林敬言的背,對方將整張臉埋在他的肩窩,悶悶的應了聲,卻沒有要動的打算,對於這種近似耍賴的舉動,方銳不禁失笑,他揉揉林敬言的頭髮:「該起來了,等等被人看到可不太好。」


林敬言這才甘心把頭抬了起來,但還是沒有放開方銳,看著前第一流氓欲言又止的臉,方銳知道他還有很多話想說,只是他們現在沒有時間了,林敬言也明白,所以他留戀了一下,還是乖乖準備放開自己的前搭檔,不料他的臉突然被一雙手用力捧住,前第一流氓驚訝的看著興欣的猥瑣氣功師,對方只是笑的極其挑釁的說了一句:「你有膽子退役,那有沒有膽子最後在這裡吻我?」


某人足足愣了三秒,然後用力捧起對方的臉吻了下去,這個吻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好不容易分開後兩人都喘氣不已,林敬言深呼吸了幾口平復氣息......以及心情,接著額抵著方銳的,一字一句認真說道:「你聽好.....我在這裡結束了,但你還沒,我們之間也還沒,你方銳,這輩子別想逃離我林敬言的身邊。」


對方笑了,笑的很開心:「遵命,流氓大大。」


-FIN-

评论
热度(10)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