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其實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所表現出來的,會讓別人有怎樣的想法。


從小就在街頭打滾的他,比任何人都懂得人情冷暖的事實,如果你沒有比別人兇狠,你就無法在這個社會生存下去......但是看著身邊的人拼了死命的將自己武裝的比別人強大,他不禁覺得這樣是一件很累又很愚蠢的事情,所以他開始玩一個遊戲,他將自己偽裝成一個天真、沒有心機的人,說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偶爾天外飛來一筆讓所有人都哭笑不得,但卻沒有人會對他生氣,畢竟誰會跟一個說不聽的傻子認真呢?


這遊戲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沒有人懷疑過他,大家就把他當成一個有趣的小子,對他說什麼也都沒個顧忌,他因此知道了很多不為人知的祕密,但他很聰明,他一直都隱藏的很好,讓人以為他從沒記在心上,因為他非常明白,要是他不小心洩漏了本性哪怕一點點,自己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他原本以為自己會這樣在街上看場子接臨時活終老一生,一直到他遇見了那個人。


平常打發時間他也會玩玩網遊,那次是他剛接觸榮耀這個遊戲不久,一些網路上的朋友招呼著要組隊去打怪他也跟著去了,在語音頻道內他依舊扮演著那個有些小白的角色,雖然螢幕後的他是面無表情的喝著手中的啤酒,但這不妨礙他裝出輕快的語氣跟隊友交流,結果那天運氣不錯,他們這個臨時隊竟然撞到了野圖BOSS,只不過他們五人打了半天卻怎麼都打不下來,正當快要滅團時,突然一個加入邀請丟了過來,他沒多想就讓那人入了隊,系統消息閃出:「君莫笑  加入隊伍」


一道身影從天而降,俐落的幾個技能就馬上將場面控制住,有人認出角色頭頂的ID,不禁失聲大喊:「是君莫笑!」


這個名字在他開始玩榮耀的這幾天也時有所聞,聽說是個很了不起的高手,還將各大公會給搞的雞飛狗跳,他們這邊五人楞楞的看著那一身花花綠綠的身影將BOSS戲耍似的扔過來打過去,還得對方出聲才連忙回過神來跟上輸出。


「那邊那個流氓!拋沙!」耳機裡傳來不認識的聲音,他第一個想法是這聲音還挺好聽的,手下操作也沒停,配合著指揮技能就丟了出去,卻馬上就遭到了糾正,君莫笑一加入戰局,就馬不停蹄的對他們所有人下起了指示,在他的指揮下,原本幾乎要被滅團的他們卻奇蹟般的起死回生,甚至還在各大公會的包圍下成功殺死了那個野圖BOSS。


那天的戰鬥結束後,為了躲避大公會的追殺他們立刻各自散去,但也沒忘記互相加個好友,他看著好友名單裡的那個名字:君莫笑,從此留上了心。


過了一天,反倒是對方主動找上門來了,他是也對這人有點興趣,就依舊扮演著那沒心機的小白樣去跟人交流,反正,還挺好玩的不是?他在螢幕後面勾起一個平常不會出現的那種笑,默默的想著。


不料這一次的遊戲,似乎有點超出他的控制。


一開始只是很普通的刷副本記錄,雖然跟各大公會爭記錄這點著實高端了些,也還是在網遊範圍內,隨著時間經過,他漸漸發現這個君莫笑大概不是普通的高手這麼簡單,但他沒有就此遠離什麼的,還是每天上線叫著老大,跟著滿榮耀世界跑的打副本、打材料、躲追殺,這樣的生活的確比看場子有趣多了,而他的心思也越來越放在君莫笑身上,他經常會想著螢幕對面的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網上那些關於君莫笑就是葉秋大神的謠言他當然也知道,也去找了之前的視頻來看,但葉秋從來不出現在任何記者會或採訪當中,所以他除了對當年那位大神的強大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之外,對那個人卻不比現在網遊中的語音交流有更多的了解。


心裡隱隱的焦躁起來,但他沒特別進一步深入,只是外在表現得更奔放、更加的小白樣,這樣那人就不得不盯緊自己,時時刻刻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看著自己的這點小把戲成功吸引了對方更多的關注,他不由得湧出一股滿足感。


從第十區到神之領域,他從一個初接觸榮耀的新人,被對方手把手的拉拔到現在也可算是個高手,他明白自己其實可以在意識上面做得更好,但他不,因為太精明的話,就不是眾人眼中的他了,而君莫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的關注自己,榮耀?那對他來說只是其次,現在對他而言最重要的是,要如何讓對方成為自己的東西。


自己的東西?這個想法出現在腦中時,他停頓了一下,又很快的笑了出來,原來自己是這樣想的嗎?之前一直都沒有意識到......不過這樣好像也不錯?他的眼神亮了起來,有生以來終於找到一件值得他全力去爭取,充滿挑戰性的事物了。


理所當然的,當君莫笑問他要不要一起組建職業隊時,他一口就答應了,即使他其實並不清楚進入職業圈所代表的是什麼,但這是他唯一可以直接接觸到君莫笑的機會,這樣就夠了。所以他當天立刻收拾行李,來到了H市,照著地址來到了那間小小的網吧,在櫃台說明了自己的來意後,馬上就有一男二女來到了他面前。


一看到那雙眼睛,他就知道自己這趟絕不後悔,那人的身上有種閒散的氣息,好似天塌下來都有高個兒擋著似的,但眼中卻承載了太多滄桑,讓自己很想抓住對方,知道他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男人自我介紹自己的名字是葉修,葉修,不是葉秋。他在心裡咀嚼著這兩個名字,兩個名字都代表了眼前的人,也都是自己決意要得到的人。


戰隊成立了,加入的人越來越多,自己依舊扮演著那個小白樣的流氓,還大呼小叫的將那個高材生召喚師收為小弟,也繼續老大長老大短的叫著,沒人有所懷疑,而葉修在每一次自己刻意的出乎意料行為之後,總是帶點無奈的對自己進行再教育,但只要是在比賽場上,他一定是第一個跟上自己的脫序行為,迅速做出反應並加以利用的人,這點讓他很開心,很開心。


唯一一次,他跟隊上資歷最老,職業是術士的前輩出去喝酒時,不小心脫口而出:「他心裡好像藏著很多東西,怎麼碰都碰不到。」但隨後馬上反應過來,立刻一改語氣:「因為我們老大就是這麼厲害啊!你說是吧魏老大!」


對面的人只是大笑著拍著自己的肩膀,反噴說老夫才是可厲害了一點都不會輸那個傢伙,這件事也就這樣被帶過了。


他發現自己灑下的網有了成效時,是在他發現葉修有時會默默盯著他看很久的時候,雖然他大多時候會裝作不知道,但偶爾也會故意轉過頭去和對方四目相對,用著沒心機的笑問說老大你在看什麼啊?看著葉修淡淡說句沒什麼後轉開了視線,他卻也沒放過對方那一閃而逝的心虛。他也曾偷聽到隊中那位漂亮的槍砲師問葉修說你一直盯著包子看做什麼呢?


葉修只是吸了口菸,若無其事的回說哥想觀察看看包子平常的行為模式瞧瞧能不能推論出個他思維的攻略來,美女槍砲師只是意味深長的喔了一聲,然後突然天外飛來一句:其實我覺得包子不說話時還挺帥的啊!葉修你不這麼覺得嗎?


這句話突然的連自己都跟不上思維,原先裝做認真訓練的鼠標滑了一下,以致沒打到目標,但這點反應遠不及一聽到這話手就抖了好大一下結果害自己被煙灰燙到的某人,葉修難得有些慌張的抖掉褲子上的煙灰,一邊反駁著沐橙妳講這什麼亂七八糟的害哥嚇了好大一跳,另一個人只是笑笑沒說話,葉修有些不自在的重新燃起一根菸,缺乏日曬的臉上隱隱有著一抹紅,從頭到尾盡收眼底的他在螢幕後揚起一抹沒有人看見的笑,時機已成熟,接下來就是等收網了。


他並沒有直接採取進一步的行動,而是享受著這種對方還在舉棋不定的曖昧感,況且現在的情況也不適合,他們的戰隊順利的打進了季後賽,自己在這種氣氛下也不由得正經了起來,雖然冠軍對他來說是其次,但葉修很在乎,所以他會努力去爭取。


冠軍賽,聽到他在團隊賽名單中時,坦白說自己還滿意外的,他一直以為自己所表現出來的不確定性,會讓葉修選擇不將他排入團隊賽中,但他沒有。雖然自己也明白,是因為隊中那位猥瑣的氣功師消耗過大,其他人的狀況也不適合的情況下才會讓葉修做出此安排,但他的心跳還是有有些加快,外表上他仍然是興欣那個讓所有人都摸不著頭緒的意外選手,心裡卻是有著某種預感。


然後,葉修讓他永遠忘不了這一天。


他不是沒有受過葉修一口令一動作的指揮,但從沒有在這種如此高強度比賽中做過,而自己竟然也做到了,他無法忘卻這種感覺,就好像葉修和他合而為一,他的手抓著自己的手在操控著鼠標鍵盤,而最後那一句:「看你的了包子。」更讓他忍不住在頻道中大喊:「看我的!」


雖然這時似乎他應該拋棄偽裝,用正常的思路去打,但他沒有,他更加刻意的,用所有人都不會料想到的方式反擊,因為他相信,他相信葉修一定會在他的攻擊中找出對方的空當,然後用誰都跟不上的反應破開局面......而葉修的確做到了。


最後的捨身,他在頻道裡打了那句話,而葉修回應他了,兩人平時的台詞在此刻交換,卻是那麼的和諧,他打完最後那句,遊戲的畫面就灰了下來,他還想打字,卻已經不能操作,只能愣愣的坐在位子上,看著灰色的畫面中戰鬥繼續著,這個時候他第一次覺得,很想贏。


而他們也的確贏了,說起來平淡,但只有當時在現場的人才感受的到那份激昂,以及喜悅,當他走出比賽臺,看到葉修也從位子出來的時候,他忍不住跑了過去,用力的一把將人抱住。


他查覺到懷中的人很明顯僵硬了一下,但馬上放鬆下來,輕輕拍著他的背,低聲說了句我們贏了。他抱的更緊,大聲的回答我們贏了!


後來呢?後來葉修就退役了,他還是留在了戰隊中,只不過他經常接到世界隊領隊的電話,那時他會理所當然的丟下一切訓練,將所有時間留給終於屬於自己的那個人,因為對他來說,葉修第一,榮耀第二。

-FIN-

评论(1)
热度(29)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