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賽季的季後賽,興欣和霸圖結束了第一場準決賽,興欣勝出。


當晚,魏琛從他們住的小區溜了出來,打算到外頭打打牙祭,在街上晃悠了幾圈,苦惱著不知道要吃些什麼的老魏突然就看到了眼前那個人怎麼這麼眼熟,啊呦這不是我們霸圖的隊長嗎!頓時眼睛一亮就湊了上去:「哎,我說這不是小韓嗎!」


前頭那人身影僵了一下,好似有些勉強的轉過身來,臉上的表情卻依舊一派嚴謹,韓文清朝眼前的人微微頷首,打了聲招呼:「魏琛前輩。」


雖說兩人同為第一賽季的選手,理論上是同期,不過以魏琛的年紀來說,韓文清稱呼一聲前輩也實為合情合理之事,至於明明跟韓文清同期卻直接以老魏稱之的某位教科書,那只能說是人的問題。


魏琛毫不客氣的搭上了霸圖隊長的肩頭,絲毫無視對方自帶的震懾氣場:「這還真是巧遇啊,出來吃飯?來來來,這兒我熟,請你吃一頓走!」說著就不管對方的意願把人拉走了,一路拉進了街邊的一家小飯館,找了個角落的位子坐下。


「想吃什麼盡量點!今天老夫請客!」霸氣的大手一揮,魏琛完全沒受到對面表情黑到可以滴出墨汁的人影響,逕自的招來服務生就要點菜。


「兩位請問要點些什......韓......韓韓韓......!!」服務生原先俐落的抽出點菜單準備點菜,一看到桌邊坐的人就忍不住失聲叫了出來,但才叫到一半就被一眼瞪了回去,於是可憐的服務生只能一直抖抖抖的結巴,險些連點菜單也拿不好,還是魏琛看不過去,將點菜單一把抽走,在上頭隨意的點了幾個菜後,就把還在那邊「韓韓韓」個沒完的服務生打發走了。


「嘖嘖,真不愧是霸圖的隊長大大呐,年輕就是好啊!」老魏看著對面依舊一語不發的人,忍不住嘖嘖了幾句,韓文清只是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哼了一聲,倒也沒有要直接起身走人的意思。


氣氛突然陷入了沉默,把人硬拖來吃飯的傢伙也沒在意,翹起二郎腿直接點了一根菸吞雲吐霧著,好不舒心快活的模樣,安靜了一會兒,反而是韓文清先開口了。


「今天的比賽,打的很棒。」韓文清直視著對面的人,平靜的開口了,魏琛似乎沒想到他會突然來這麼一句,愣了一下,又馬上恢復平常的調調,一臉得意洋洋道:「那當然,想當年老夫也是神一樣的少年呐!」


「但是下一次,我會贏。」


聽到那個總是一如既往的霸圖隊長說出了這句話,向來不論碰上什麼狀況,都能用一貫的猥瑣態度面對的初代藍雨隊長突然沉默了,氣氛再度陷入了停滯,正巧這時菜端上來了,魏琛立刻招呼韓文清先吃飯再說,這個話題也就這樣被帶過了。


席間,兩人也有些交談,不過大部分時候是魏琛說,韓文清偶爾應幾句,聊的大多都是榮耀的事,氣氛倒也不壞。兩個成年男人吃飯,那速度自是不慢的,很快桌上的菜也被掃了個七七八八,魏琛替自己倒了杯酒,順便也給了對面的人一杯,對方道了聲謝後接下,兩人便舉杯對飲起來。


韓文清微微搖晃著酒杯,杯中的液體在街上的路燈照射下折射出澄黃的光澤,他突然覺得此刻的情景有些荒謬,自己身為霸圖的隊長,竟然坐在這兒跟一個敵隊的選手和樂融融的吃飯,更別提對方今天才剛打敗過自己了,這事兒要是放到選手圈裡去說,十個有九個會告訴你一定是太累了,還是回家洗洗睡吧。


甩了甩頭把腦中的雜念甩掉,韓文清又抿了一口酒,此時對面的人突然說了一句:「大概沒有下一次了。」這句話讓他動作停了一下,才意識到魏琛是在回應他剛剛的話,他看向對方,剛好捕捉到魏琛眼中一閃而逝的惆悵,但馬上又被那股發自內心的猥瑣氣蓋過去了:「老夫這次拿了冠軍,就要抱著獎金退休養老去啦!你們這群小夥子就繼續打拚吧哈哈哈!」


魏琛大笑完,看對面的人沒反應,他便點起一根菸,囂張道:「是不是被老夫的氣勢嚇到啦哈哈哈,就說你們這群小夥子還不夠看!」


「我會一直往前。」魏琛停下了笑,看著韓文清將酒杯放在桌上,以他一貫決不退縮的語氣和態度直視著自己,將剛剛那句話重覆了一遍:「我會一直往前......連前輩你的份一起。」


藍雨初代隊長一開始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等他反應過來後,又是一陣大笑:「哈哈哈哈哈,小韓你在說什麼啊!照理說這話也該是我們興欣的年輕人說的,完全輪不到你說的份兒上啊!我看你是喝醉了吧!」


原本以為對方會立刻板起臉孔否認,但讓魏琛非常意外的是,韓文清竟然笑了:「呵,或許是吧。」他停頓了下,又補了一句:「但我們都追求著同樣的東西。」


魏琛沉默了,他們彼此都明白了那些簡短話語中所包含的,以及其它那些未說出口的東西,在兩人的比賽中,一如既往,勇往直前的韓文清,和利用各種手段到極致,最終獲勝的魏琛,他們是那麼的不同,卻又如此的相似,不同的是外在所顯現的風格,相同的是他們都為了勝利而調整自己,和那些不得不的現實妥協,面對自己最真實的狀況......只為了贏取榮耀。


他晃著杯中的酒,看著對面的霸圖隊長,老實說他們彼此之間真的不是說十分熟稔,大多都只是在比賽場上所明白的戰鬥風格,今天硬將人拉來吃飯也只是一時興起,順便嘲笑一下對方今天的失利,也沒想要跟人有多深入的交流。但現在,魏琛卻有種很想好好瞭解一下眼前的人的念頭,不光是做為比賽對手的,而是對於韓文清這個人的。


也許回頭該問問老葉?魏琛有些心不在焉的喝了一口酒,目光自然落到韓文清的臉上,平常十分有氣勢的人現在因為酒精的關係而顯得很放鬆,臉部線條也柔和了不少,體溫升高導致臉上有些微紅,整個人散發出一種......魏琛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氛圍,等他意識到時,他發現自己竟然一直盯著對面的人看,連忙喝了口酒來掩飾自己莫名的心虛。


「我臉上有沾到什麼東西嗎,前輩?」聽到這句問話魏琛又抬起頭來,剛好看到有點微醺的霸圖隊長用左手拇指劃過唇下,露出微微困惑的眼神看著自己。


魏琛猛的站起身來,韓文清著實被嚇了一跳,他只看到那位初代藍雨隊長不知道在慌張什麼的抓起帳單,匆匆拋下一句:「老老夫突然想到還有事要做要先走一步了啊,今天這頓我請,就不送你了啊小韓!」「嗯......慢走......」連自己的那句慢走都沒聽完,人就風也似的推門走出去了,只留下依舊有點困惑的霸圖隊長。


走在回小區的路上,魏琛想抽根菸,卻發現自己連煙都拿不好,努力深呼吸了幾口讓自己平靜下來後,好容易才點起一根菸,吸了幾口......然後他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太累了,或是消耗過多.....不然剛剛那一瞬間,怎麼會覺得一個男人很性感呢!?


努力說服自己那只是燈光昏暗的錯覺,在從飯館走回小區的路上,自認心理建設已經做的很完善的興欣最年長者重振精神,意氣風發的回到了房子內,跟平常一樣的和眾人進行交流。


至於當天半夜我們魏琛大大夢到的東西,那又是另一個秘密了。

-FIN-

评论
热度(9)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