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練習結束後,福富壽一在部室休息,並喝著在自動販賣機買的瓶裝運動飲料,不同於平常部員們都在的時刻,此時只有他一人的室內十分安靜。


突然傳來的開門聲打破了室內的寧靜,荒北靖友一邊自言自語著真熱啊邊走進來,看到他時不太意外的打了聲招呼:「呦,小福,訓練剛結束嗎?」


「嗯。」福富回應道,他並不意外看到對方,因為在車棚並沒看到那臺曾屬於自己,後來轉送給眼前這人的BIANCHI。


荒北拉開車衣領口散熱,在福富身旁坐了下來,粗聲粗氣的抱怨:「今天真的是熱死了啊,害我渴的半死……嘖,竟然沒水了!」


箱學的王牌助攻把運動水壺翻轉過來,只流下了僅存的幾滴液體,荒北氣惱的把空瓶丟到一旁。


福富看著對方攤在長椅上喊著真不想再跑出去買水啊,然後對方的視線撇到他手中還剩大半的飲料,立刻來了精神:「小福你有買飲料啊,那借我喝一口吧!」


福富還來不及反應,手中的飲料就被抽走,對方立刻旋開瓶蓋灌了好大一口:「噗哈!真爽,謝啦小福!」


解決了喉嚨乾渴的荒北將手中的瓶子遞回給對方,卻遲遲沒被接過,他疑惑的看了福富幾眼:「怎麼了……啊,小福你該不會是不喜歡跟別人喝同一瓶飲料吧?」


他現在才後知後覺的想到這個問題,畢竟以前在球隊時大家都沒在在意這種事,有得喝就喝,荒北也習慣了這樣的方式,但現在看對方好一陣子沒有反應,他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過於唐突冒犯對方了。


福富搖搖頭,伸手接過水,否定他的猜想:「不是的,只是……」遲疑了一下,他才說出原因:「因為之前沒有人這樣直接喝過我的飲料。」


「……真的假的?」荒北不可置信的瞪大眼,雖說福富給人的感覺是難以親近了點,身邊親近的朋友也只有新開一個,但他沒想到會連敢這樣做的人都沒有。


「是真的。」福富從小就開始騎公路車,同年紀的人沒幾個說的上話的,每天除了課業之外大多都是自主練習,漸漸的,他可以稱的上朋友的只剩下了新開。


「……那新開那傢伙呢,他沒搶過你的東西吃?」


對於這個問題,福富認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後誠實的回答:「新開他總是會帶很多零食在身上,所以他從來都沒有缺乏過食物。」


面對福富這麼認真的解釋,荒北雖然完全理解,但也有一種被打敗的感覺:「我說啊……小福你也活的再放鬆一點吧!」他沒好氣的用力戳了對方額頭一下,看到那張一號表情因為突然受到襲擊而難得的有些愣住,他不由得心情大好,咧開嘴露出了笑:「跟同年紀的人搶東西吃本來就是很平常的事吧,幹嘛露出那麼奇怪的表情啦!」


「……啊啊,說的沒錯。」嘴角微微揚起一個幾不可見的幅度,福富壽一轉開手中的水瓶喝下,瓶口殘留著些許荒北的溫度,雖然不熟悉,但感覺還不壞。


-FIN-

评论
热度(12)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