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富壽一在數學課堂途中,發現教科書上有不是自己的字跡。


課本的某一個標題被圈了起來,旁邊草草寫上『考試會考』,然後下面又補了一行小字『啊,忘記不是自己的課本了,抱歉啊小福』。


既然要道歉,那為什麼不直接擦掉啊?雖然冒出這樣的想法,但福富的心情不由得莫名好了起來。正好台上的老師也提到了這部分特別重要,於是他用紅筆在荒北靖友的字跡下畫了兩橫,讓其更加顯眼。


荒北班上的進度比自己的班級稍快一些,因此隨著課堂進度推移,福富在教科書上發現了更多散落在各處的小塗鴉,對方好像並沒有忘記這不是自己的書,只是刻意為之似的,用自動鉛筆在紙張上寫下無關緊要的字句。


『昨天的練習份量也太過分啦,你這個鐵假面!』可是他還是把規定的練習菜單做完了,甚至還超過。


『我覺得教數學的山田好像戴假髮。』福富忍不住看了台上的老師一眼。


『小福是蘋果笨蛋!』這句話的旁邊畫了一個蘋果的簡筆畫。


除了這些像是閒聊一般的留言,也有比較跟課堂有關的句子:『這邊根本聽不懂啊,小福下次功課借我抄吧』


福富特意在那部份的章節做了記號,做為下次讀書會特別加強的重點。


快下課了,福富往後翻了翻,後面的頁數一片乾凈,看來荒北他們班的進度大約也是到這裡,重新翻回今天教到的最後一頁,正想提筆將黑板上最後的幾行筆記抄下,卻又在角落發現了最後一個塗鴉。那是一台小小的公路車,旁邊寫了一句話:『真想騎車啊,一起去騎車吧,小福。』


「……呵。」福富提筆在那句話的下面寫下:『好。』



-FIN-


评论(2)
热度(14)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