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開隼人打開荒北的房門,卻被眼前所見嚇了一跳:「靖友,你發生什麼事了?!」


「啊?你在說什麼蠢話。」荒北靖友不耐的單手支著下顎,連頭都懶得抬的寫著桌上的習題。


「因為你今天......」箱根的衝刺選手用力的朝對方手上的飲料一指:「竟然不是在喝百事!」


正如新開所言,荒北手上的飲料並非他平日所愛喝的牌子,而是與其敵對的碳酸飲料界王牌所生產的可樂。對方嘖了一聲,洩憤似的咬著吸管,粗聲粗氣的回答:「吵死了,偶爾想換一下別的口味不行啊笨—蛋!」


這實在是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啊。不論春夏秋冬都看著眼前這個人喝著同一款飲料的新開默默的想。


而同樣的場景又在東堂盡八走進房門時再度上演,箱根的山神毫不客氣的用手指指著荒北大喊:「什麼荒北你這傢伙今天竟然沒有在喝百事,這是箱根山要崩塌的前兆嗎!」


「你們一個兩個的都吵死了啊!」荒北終於受夠的拍桌而起,他指著房內另一個從頭到尾都沒開口的人大叫:「因為小福想吃M記的蘋果派啊!M記的可樂又不是百事!」


瞬間成為目光中心點的福富壽一咬了一口手中來自連鎖速食店的蘋果派,一臉認真的說:「這個蘋果派很好吃。」


事情的起因說來簡單,今天眾人約好在荒北的房間念書,福富跟荒北負責買食物飲料,在荒北思考著要買什麼的時候福富拍了他的肩,用異常熾熱的眼光盯著他:「荒北,我們去買M記的蘋果派吧!」


忍不住笑出來的荒北轉身上了車:「好啊,我們就去M記吧。」


但他很快發現這可能不是個好的決定——至少對他自己而言。


「不好意思喔,我們店裡並沒有提供百事。」笑容可掬的店員帶著歉意的說著,荒北嘖了一聲回答沒差那就普通的可樂吧,回去的路上在販賣機買一罐就是了。


但今天或許不是荒北的日子,騎車從M記回箱學路上碰到的兩台販賣機,一台沒有販賣百事,另一台則是顯示著『已售完』的紅燈,荒北不滿的踹了機器一腳:「什麼啊,賣完就給我早點補貨啊笨蛋!」


「要繞去另一頭的便利商店嗎?」對於福富的詢問,他拿出手機看看時間,還是駁回了對方的建議:「啊—算了,那邊是反方向,這樣會太晚回宿舍的。」收起手機正好對上福富想說什麼的目光,荒北笑了聲說道:「什麼啊小福你那個好像做錯事的表情,買不到百事就算了啊,就當作今天是換換口味吧。」


福富沒來得及開口,對方便自顧自的轉身騎上公路車,於是他只好也跨上車跟了上去。


好不容易跟大驚小怪的東堂還有新開說明了事情原委,荒北抓起飲料杯喝了一口,不是熟悉的味道讓他皺起眉,但荒北沒有表示什麼,只是準備將注意力重新投回到習題中。


「荒北。」福富此時卻突然叫了他的名字一聲,疑惑的抬起頭,卻看到對方將剩下半塊的蘋果派遞到他眼前:「這給你吃吧。」


福富看著荒北,一臉認真的說:「是因為我才害荒北你買不到百事的,這是賠罪。」


荒北垂下視線,盯著那塊被福富咬過,上頭還有他的齒痕的蘋果派沉默了五秒,然後抬起頭若無其事的回答:「那我就不客氣了。」


接著伸手拿起剩下半塊的派餅,偷偷給自己平復了一下心跳後才張口咬下。「唔,的確挺好吃的嘛。」對好像在等待他感想的福富扯開一個大咧咧的笑:「謝啦小福!」


「唔喔。」對方應了聲,就回頭繼續念書了。荒北把剩下的食物一口塞進嘴裡,抓起飲料吸了一口,原先不太習慣的口味在蘋果香甜的味道中和下,似乎也變得比較能夠接受了。



-FIN-

评论(1)
热度(15)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