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看到了一個喜歡的設定所以寫了一下w

ICE2上會有的無料wwww


石垣光太郎已經開始後悔起自己為什麼總是那麼好說話,他只不過是想做個論文而已,現在卻被迫穿上一身裝飾華麗,且厚重無比的祭祀服,走在往山頂神社的道路上。腳下的木屐在山路很不好行動,所以他走得非常緩慢——即使如此,還是差點被路上的小石子絆倒,他不得不停下腳步,稍作休息。


目前就讀K大的考古系的石垣,為了將母親的故鄉作為論文的題目而選在這個季節來到了村子,這個村落一向是以祭祀神明的祭典而聞名,隨著父親嫁到城市的母親更是曾在年輕的時候擔任過數度的祭典巫女,聽說她跳著祈福舞的曼妙身姿在當時蔚為村中的一大美景。外祖母在聽到他想研究祭典的細節時眼睛一亮,直接翻出了當初母親的巫女服來,邊說著當初光子嫁出去之後她的衣服我還是收的好好的呢,光太郎你長得跟光子這麼像,穿起來一定也很好看的。


他聽外祖母越說越不對,連忙急著說他只是想研究文獻資料,並沒有要親身參與祭典的意思。但老人家卻可憐兮兮的看著他說自從光子嫁去大城市以後祖母就很想念她啊,光太郎連讓祖母懷念一下自己的女兒都不肯嗎?向來很不擅長拒絕別人的石垣立刻就心軟了,於是便成了現下這副情景。


往好處想,至少沒叫他跳舞呢。石垣努力樂觀的安慰自己,他的工作是在沒有人陪伴的情況下獨自到山上的神社去參拜,這是巫女在祭典中要做的最後一件事,只要走完這段,他的任務就結束了,幸好是在天色明亮的時間走,雖然路不平坦,但也不至於太危險,石垣打起精神,正想繼續往前跨步——


「喂,你在這裡做什麼?」小孩子的聲音響起,他轉頭一看,不知何時有個瘦小的男孩子蹲在他旁邊,歪頭張著大得有些異常的雙眼看著他,石垣心下疑惑這時候怎麼還會有孩子在這山上,但還是露出溫和的笑容:「我在做重要的事啊,那小朋友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男孩子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用那雙瞪得有些恐怖的大眼眨也不眨的看著自己,然後叫了起來:「啊,你是男的!」在石垣還沒來得及回答之前又立刻補上一句:「男的還穿裙子!真噁心!」


孩子直白的話語讓石垣光太郎的心有點受傷,他也不是自願要穿上這身衣服的啊......他還沉浸在感傷的情緒中,對方卻又說了:「可是你跟之前的人比起來好一點。」「......之前的人?」石垣不解的問道,男孩子點點頭,說:「你聞起來沒有雜魚的味道。」


「雜......」石垣被哽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感到開心,他想伸手抹臉,卻想起自己臉上正塗著厚厚的妝而半途停手,深吸一口氣,想著再拖下去也不是一回事,於是他朝孩子伸出手:「你一個人在這邊很危險喔,跟大哥哥一起走嗎?」「我才不要跟噁心的人牽手呢!」男孩子直接的反駁讓石垣再度感到受傷,但對方還是跑到他身邊:「反正我們要去同一個地方,我就勉為其難陪你走一段吧!」


有些意外的眨眨眼,石垣還是被不坦率的孩子逗笑了:「好,不牽手,一起走。」


兩人一起走上往山上的路,途中誰都沒有說話,雖然石垣有想著要不要跟對方搭個話,但是看男孩子不想搭理自己的臉也就放棄了這個念頭,一路無語的接近了山頂,越往上氣溫越高,穿著厚重衣物的石垣有些受不住酷熱的天氣,眼前開始發昏,一個不注意,被地上的小坑絆了一腳,眼看就要摔倒——


一隻手及時扶了他一把,讓他免於跌得一身狼藉的命運,孩子的聲音帶點瞧不起的說:「喂,你不是還有任務嗎?在這裡倒下也太沒用了吧!」


「啊......謝謝。」石垣好不容易站穩身子,接著就被一邊碎碎念著「真沒用、真噁心」的男孩子拉著走,對方上說的惡毒,手卻沒有放開。


石垣就這樣被一路拉著到了山頂,在他還沒有搞清楚神社的方向時,男孩子直接說了一句:「這邊!」後毫不考慮的拉著他往一個方向走去,然後在一條小徑的盡頭看到了神社。終於完成任務的石垣鬆了口氣,手忙腳亂的想要掏外祖母給自己的小紙條看接下來要做什麼,小男孩的手就伸到了他的前面:「把那個給我。」


「什麼東西?」被問的人一頭霧水,對方卻露出一臉不耐煩:「你不是帶了供品上山嗎,就那個!」「你是說......這個?」石垣這才明白對方指的是什麼,他從懷中掏出外祖母要他帶上山擺在神社前的團子,聽說是神明大人最喜歡口味的團子已被體溫烘得有些溫熱,男孩子從石垣手中接過團子—-然後一口咬下。


「欸!你......」石垣大驚失色,男孩子卻像沒事人似的邊嚼著團子,邊做出評論:「嗯,今年的口味還算可以,雖然被你這傢伙的體溫弄得熱熱的真噁心。」


「你在說什麼啊!那是要放在神社前的供品......」正想好好責備男孩子一頓的石垣卻說到一半失了聲音,他眼睜睜的看著瘦小的男孩邊咬著糯米糰子,邊在他眼前身型迅速成長、抽長,最後成了看上去跟自己年紀差不多,身材瘦削的少年。


吞下最後一口食物,少年伸出長的詭異的舌頭舔了舔唇:「今年差不多就這樣吧,收到了兩件供品,還算可以......欸!那邊那個。」他用食指指向石垣,頭歪成一個奇妙的角度:「你叫什麼名字?」


「啊.....我、我叫,石垣光太郎。」還在震驚中的人下意識就回答了問題,對方瞇起了眼睛:「是光子的孩子啊,難怪長得有點像......你給我聽好了啊,我是御堂筋,御堂筋翔,記清楚了嗎,石垣君?」


「是.....是的!」不知道為什麼使用了敬語的石垣才回過神來,腦中有一大堆問題想問,但他還沒問出口,就有一陣強風颳過,風沙刺激得他睜不開眼,待他再度張開眼睛,對方的身影卻已經消失在視線中。


這就是那年夏天,石垣光太郎在母親的故鄉所遇到的奇妙體驗。


-------------之後呢?


「石垣君,你抱著那堆東西看起來真沒用啊。」


「這堆東西是人類維持生活所需的必需品,還有不要坐在別人家的圍牆上,御堂筋。」


「反正那些雜魚又看不到。」


「我看的到,快下來吧,該回家了。」


「我才不要跟你牽手!噁心!」


「好好好,不牽手,一起走。」

-FIN-


评论(1)
热度(30)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