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11點,御堂筋的手機稀奇的響起,他動作俐落的抽出手機,原先俐落的準備按上接聽鍵的手指卻在看到來電顯示後頓住了。


液晶螢幕上一閃一閃的顯示著『石垣  光太郎』。


手機不屈不撓的叫著,彷彿在自己理會它之前都不打算止息......就跟那個人一樣呢,真是噁心。腦中不由得轉著這樣的想法,御堂筋最終還是按下了接聽鍵:「有什麼事嗎?噁心的石垣同學。」


『哈哈,御堂筋你還是一樣呢,最近過得怎樣?』絲毫不在意—或是說已經習慣了—後輩的惡言相向,電話那頭的人笑的爽朗:『我現在人在紐約做短期留學,這裡跟日本很不一樣呢,感覺非常有趣。』


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御堂筋的眼前似乎浮現出了那張總是溫和的笑著的臉,石垣光太郎的眼神總是那麼澄澈,筆直的看向自己,口中說著我相信御堂筋之類的漂亮話......真是光想起就讓人感到煩躁呢。


眨眨眼,御堂筋把頭向右彎了九十度:「我不懂你的意思。」


說完一句,在對方回應之前又接下去:「我過得怎麼樣,對京伏的勝利並不造成任何影響吧?如果石垣同學是擔心這個才特地打電話過來,那大可不必,這次IH的冠軍,一定是屬於京伏的。」口中吐出的話語篤定而沒有情感,御堂筋用著如爬蟲類般冰冷的語氣說道。


石垣想起了御堂筋的眼神,是那樣的對勝利充滿渴求,為此御堂筋願意使用任何手段,但是他唯一不願意做的,卻是打從心底去相信隊友......真是個讓人頭疼的學弟呢,有些拿他沒辦法似的嘆了口氣,石垣決定先跳過這個話題不談,畢竟他今天特地打過去不是為了要說這個的。


「我要說的不是公路車比賽的事,我要說的是......」語氣停頓了一下,石垣才輕輕的說出他這通電話的目的:「御堂筋,生日快樂。」


「......什麼?」


「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嗎,一月三十一號,我沒記錯吧?我在學校待了一整天,到家才想起就連忙打電話給你,幸好還來的及呢。」


石垣笑了笑,聽電話那頭的人沒反應他就繼續說下去:「以你的個性,估計也不會有別的人知道你的生日,但是我覺得要是生日的時候都沒有一個人對自己說聲生日快樂,那不是太寂寞了嗎?」


「......你是笨蛋嗎?真是噁心。」等了老半天卻只換來這麼一句以嫌惡語氣說出的話語,石垣倒也沒生氣,只是用輕快的語氣回答:「那就先這樣囉,我會趕回去看IH的,御堂筋,要加油啊!」


「不用你說。」丟下了這句話,御堂筋直接按下了切斷通話,他看著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時間出了一會神,日本的中午11點多已經是紐約那邊的深夜快12點,他沒有忽略方才電話中石垣語氣露出的疲態以及不小心漏出的一個呵欠,再說......



「時間根本就過了啊,噁心的大笨蛋。」在時間的上方閃動著今天的日期,小小的數字清晰的顯示著02/01。

-FIN-

评论
热度(23)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