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 @Plus Oultre. 的接龍小段子

今手隱御石


帥哥偵探&會在端茶來時猛踩他的腳搶話頭問問題的助手

泡老闆的茶自己喝

挪用公款買最高級的紅茶

「反正工作都是我在做吧?精英。」微笑

精英躲角落哭哭


「乖喔乖喔。」手嶋低頭啜著杯裡的茶,漫不經心地說道。


「……前輩真是壞心眼呢。」明明被譽為偵探界的未來之星,前景看好的今泉俊輔卻總是贏不過眼前這個當了一輩子助手,卻深不可測的男人。


「嗯?那是因為俊輔君你還太嫩了啊。」拿著瓷杯的助手轉過頭來,露出一個愉快的笑。


很不錯的畫面,如果對方的話語沒有那該死的語尾上揚。「拿去,這是昨天那個委託人的資料。」不帶惡意的嘲弄已經讓他有些低落,然而他的助手似乎沒有打算輕易將他放過。「目標對象、以及委託人自身的背景。讀完之後就該上工了,限時二十分鐘,等我喝完下午茶再問你到底看到了些什麼。」欲哭無淚地接下迎面飛來的檔案夾,今泉垂下了眼,翻開了形制完美的調查報告。


隨著杯子放上瓷盤發出的清脆碰撞聲,今泉的身子跟著抖了一下,手嶋心情極好的開口:「好的,那說說你所看到的吧?」


今泉深吸一口氣,像個在課堂上被老師點名回答問題的孩子般開口:「委託人名字是石垣光太郎,委託內容是請我們調查與他在同一個部門工作的後輩御堂筋翔,希望可以把目標平日的生活起居做成一份行事曆。」


手嶋點點頭:「很好,這是基本,那問你一個問題。」


助手豎起一根手指,用他招牌吊人胃口的笑問道:「你覺得石垣光太郎為什麼要請我們跟蹤御堂筋翔?」


「呃……因為懷疑他竊取機密?」


「錯!」毫不留情的否定後輩的推測, 手嶋嘖嘖搖著手指:「所以說,太年輕啊。」


「那是……金錢糾紛?後輩欠了他錢但遲遲沒有還,作為前輩的石垣不好意思開口、所以要我們調查他是否有什麼異常的情境,致使他的財務困難?」


「……你真的有看那份資料吧?目標對象住在什麼地方?我們的委託人石垣又住在什麼地方?」誇張地嘆了口氣,年紀較長的男子撩起因為猛地低下頭而垂落到眼前的捲曲黑髮、收攏至耳後,蹙起眉頭,只睜著一只眼眸看向今泉。


「石垣光太郎居住在郊區、而御堂筋則是在市區的商圈附近--雖然這年頭未必是住得越市區房價越高,但目標對象居住的那一帶則無庸置疑地是黃金地段。而看兩個人的月收支,石垣也是比較捉襟見肘的那一個。若要往那個方面要猜想的話,對那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也應該做出相反的解釋才合理吧?」


「瞎猜只有兩次機會,接下來該認真作答了吧?精英?」雖然明白對方話語大概是恨鐵不成鋼之意,但今泉還是時常懷疑手嶋每次的挖苦是否包藏著個人恩怨在裡頭。但是無論如何在這件事情上頭確實是自己的能力還有所不足,於是吞回了大概也是自取其辱的反駁,抓著自己的後腦繼續苦思。「沒有那麼多時間唷,答案是?」


「……感情問題--或許。」


「正確,不愧是精英的俊輔君呢,剛剛果然是在開玩笑吧。」


在肯定對方猜測的同時不忘消遣一下後輩,手嶋坐正身子,繼續發問:「那麼,你覺得這是怎樣的感情糾紛呢?」


「怎樣的……今泉有些頭痛起來,甚至連情感糾紛都是他用排除法才得出的結論,現在要他猜測這兩人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問題,著實是一大難題。他看著委託人和目標的照片,很明顯的,石垣的外型是足以吸引眾多異性的眼光的,雖然經濟狀況並不是那麼理想,但從資料上看來,他身邊仍有相當多女性對其表現出好感,雖然出於不知名的原因石垣從未作出任何回應。


反觀目標的御堂筋……不管從任何角度來看,實在都不能稱上是讓人欣賞的長相。綜觀兩人的背景資料,今泉思考了一番,得出兩個推論:一是石垣現在有個藏的極隱密的交往對象,但這名對象之前跟御堂筋交往過,他為了確認兩人是否還有藕斷絲連而進行調查。


另一個猜測是御堂筋的交往對象受石垣吸引而變心,雖然石垣沒有接受女方的感情,但御堂筋還是心生不滿,對石垣的住家環境進行了破壞,石垣不堪其擾,決定進行蒐證提告。他將兩個推測都和手嶋說明,對方點點頭:「不錯的猜測……可惜都不對。」


面對後輩明顯受打擊的表情,手嶋笑笑:「你仔細想想,委託人在說明委託時的神情?」


-TB沒有C-(大概

评论(3)
热度(6)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