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每天慣例的練習,今天最晚離開部室的又是福富與荒北兩人,先一步換好衣服的荒北坐在長椅上喝著百事,等待福富收好東西後再一起去吃飯。


『嗡~』放在一旁的手機震動起來,荒北順手拎起了那隻不屬於自己的手機:「小福,有簡訊喔。」「你幫我看一下是誰。」福富正將汗溼的衣服從頭上脫下,聲音因隔著一層布料而有些模糊,荒北嘖了一聲:「真是的,你就這麼放心讓別人看你的手機啊。」


嘴上是這麼說,但他也沒有窺探別人手機的嗜好,直接點開簡訊的介面,寄件人的名字讓荒北意外的揚起眉:「金城?這傢伙寄簡訊給你做什麼。」


「啊啊,之前去千葉的時候跟他交換了電郵地址,之後就偶爾會互相傳一些訊息。」福富扣著襯衫的扣子回答,「唔喔……」荒北含糊的咕噥幾聲,往下檢視著簡訊的內容,倒是沒講什麼特別的事,只是說了總北高三的三個人一起出去時發現了一間不錯的店,所以想著跟福富分享一下。


簡訊內還附上了照片,總北的三人笑著面對鏡頭,桌上的食物看了就令人食指大動,訊息最後金城這樣寫道:『下次你來千葉時,就找時間帶你去吃吧,福富。』視線順著文字滑過,荒北無意識的跟著讀出了最後兩個字:「福富。」


無意間說出口後,連自己都覺得莫名有些彆扭,把手機闔上後想還給對方,抬起頭卻對上福富微微瞪大了眼看著他。


「怎麼了?小福。」


「不,只是……你這樣叫我,感覺有些不習慣。」福富恢復了一貫的神情,低頭繼續把最後幾顆扣子扣上。荒北嘖了一聲,抓抓頭髮,仔細想想自己似乎真的沒有好好叫過小福的名字……什麼啊,這種好像自己做了什麼奇怪的事一樣的氣氛。為了緩和一下莫名感到的尷尬,荒北刻意扯開一個大咧咧的笑:「難道小福你覺得我那樣普通的叫你比較好嗎?還是說……像新開一樣的叫法?」還未經過大腦思考,那個名字就這樣衝出了口:


「壽一。」


兩人的動作同時停住了,比剛剛更微妙的氣氛在室內漫延開來,一時之間誰都沒有說話……最後是荒北打破了沉默:「啊啊!搞什麼啊,像笨蛋一樣,我先出去等你啊!」語罷,不等對方回應就直接打開部室的門走了出去。


被留在室內的人保持同一個姿勢好一陣子,然後物體輕輕撞上鐵櫃的聲音響起。


蹲在房門外的人則是把頭埋進膝蓋:「什麼啊……跟笨蛋一樣……」


待福富從房內出來時,兩人用著平常的態度互相招呼了句:「走吧。」


「嗯,走吧。」


跨上公路車,正要騎出去時,福富又突然停下了動作:「……荒北。」


「啊啊?」他右後方的人疑問的看向他,福富沒回頭,只是說:「我覺得,現在就很好了。」


「……喔。」


然後他們像平常一樣,騎著公路車往目地前進。


-FIN-

评论
热度(16)
© 野生蘋果派/Powered by LOFTER